Tag: 金属工艺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日本银器商考略》初稿概况

《日本银器商考略》一文2016年4月动笔,主要采用二战结束前日本国内刊印发行的各类行业名录、纳税资料、商标注册资料、相关厂商广告及专门的行业志、企业志等(总共近千册),并参照存世实物、单据之类,粗略考订了一百数十家日本银器商的情况。其中既包括专门的银器制造商,也包括涉及银器业务的珠宝首饰商、钟表商、百货店、艺术品出口商、金工师工坊和造币局之类的公立机构,等等。总计近6万字,200余幅插图(主要是款图、广告、实物资料,同一家的不同款图通常合并为一幅)。目前暂定名单如下


  • 阿瑟与邦德商会(Arthur & Bond/アーサー、エンド、ポンド商会)
  • 奥村本店(錺屋)与菊光堂(奥村菊光堂)
  • 白牡丹本店
  • 白木屋(SHIROKIYA
  • 百洗堂(樋诘百洗堂)
  • 阪急百货店
  • 北村静香
  • 池田商店(M. IKEDA
  • 纯古堂(加藤纯古堂)
  • 村松(村松本店、村松贵金属品店等)
  • 大和宝饰(ヤマト宝飾/YAMATO JEWELRY
  • 大和商会(YAMATO & CO.
  • 大久保兄弟商会(OKUBO BROTHERS
  • 大桥美浓新时计店
  • 大胜堂
  • 大丸(DAIMARU
  • 德力商店与德力本店
  • 东洋金属食器株式会社
  • 渡边美术商店
  • 碓井钟表店(ウスヰ時計店)
  • 服部时计店(K. HATTORI & CO.)与和光(WAKO
  • 富士山洋行(FUJIYAMA
  • 芳华堂(吉田芳华堂)
  • 冈野贵金属店(冈野两替店)
  • 高岛屋
  • 高木工场
  • 宫本商行(MIYAMOTO SHOKO
  • 关川贵金属铺
  • 关商店
  • 广濑金银店
  • 合月商店(アイツキ商店)
  • 河村弥三郎(德成)
  • 黑川荣胜、义胜及黑川金银器制作所
  • 鸿池美术店(Y. KONOIKE
  • 吉冈宗云斋
  • 吉田半兵卫(美浓屋)
  • 吉田细工部(吉田贵金属店)
  • 集粹堂(能集粹堂)
  • 今井八方堂
  • 金龙堂(松尾忠久)
  • 金谷五郎三郎
  • 金寿堂(雨宫金寿堂)
  • 金星堂(山本金星堂)
  • 锦绫堂(大西锦绫堂)
  • 精好屋松村金银店
  • 久芳堂(伊藤久芳堂)
  • 库恩与科莫尔商会(KUHN & KOMOR/クーン、エンド、コモル商会)
  • 林盛堂(木林林盛堂)
  • 铃与商店(SUZUYO SHOTEN
  • 美产舍(BISANSHA
  • 美善堂(佐野公胜)
  • 尼伊(AMAI
  • 平田重光
  • 平田宗幸
  • 千代田屋(CHIYODAYA
  • 前川两替店(Y. MAEKAWA
  • 秦银器店
  • 秦藏六
  • 青凤堂(内岛市平)
  • 青松堂(松田青松堂)
  • 清课堂(山中源兵卫)
  • 日廼家
  • 若松屋家边商店
  • 三越(MITSUKOSHI
  • 涩谷金赏堂
  • 森养吉
  • 山川孝次(北宗堂)
  • 山口丹金(金匠堂)
  • 山崎商店(YAMAZAKI SHOTEN
  • 山县元兵卫本店
  • 尚美堂
  • 生驹商店(G.IKOMA
  • 生秀馆
  • 圣铁堂(大冈铁平)
  • 十合吴服店
  • 石福商店
  • 石原时计店
  • 柿畠甚工堂
  • 寺内贵金属铺
  • 松坂屋(伊藤吴服店/MATSUZAKAYA
  • 松屋(MATSUYA
  • 糸岐商店(ITOKI & CO.
  • 藤塚光明堂
  • 天赏堂(TENSHODO
  • 天野时计宝饰品株式会社
  • 太美堂(川边太美堂)
  • 丸嘉商店
  • 武士商会(サムライ商会/SAMURAI SHOKAI
  • 武藏屋(ムサシヤ/MUSASHIYA)与大关
  • 细沼贵金属工业株式会社与中村商店
  • 香林堂(小林香林堂)
  • 向田武吉本店(向田商店/B. MUKODA
  • 小林时计店(D. KOBAYASHI
  • 小森宫金银店
  • 小野春宝饰店
  • 新城猪之吉(I. SHINJO
  • 惺惺堂(绍美荣祐/E. JOMI
  • 旭商店(アサヒ商店/ASAHI SHOTEN
  • 野村时计店
  • 一东斋
  • 一鹤斋
  • 一望斋
  • 伊势丹(Isetan
  • 益永茂三郎与益永集锦堂
  • 银眼堂
  • 英青堂(平野吉兵卫)
  • 有山金生堂
  • 羽田贵金属店(羽田本店与羽田贵宝堂/HADA & CO.
  • 玉宝堂
  • 玉屋商店(TAMAYA & CO.
  • 御木本珍珠店(MIKIMOTO PEARL
  • 元宝堂原田时计店
  • 斋藤商店(斋藤贵金属店)
  • 造币局
  • 植田商店(K.UYEDA
  • 中川净益
  • 竹谷本店(金光堂)与竹谷金正堂
  • 竹影堂(荣真)
  • 佐福商店
  • 佐野正本店

Tags: 银器 日本金工 金属工艺 钟表 百货 首饰 历史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4

不靠谱翻译之席代岳版《道德论丛》

吉林出版集团数月前出的普鲁塔克《道德论丛》(Moralia)中译版(席代岳译),译序中有“(耗时)三年半”、“废寝忘餐、呕心沥血”云云。看了之后不禁让人心里打鼓。像这样内容庞杂篇幅超长的巨著(译文有2400多页),三年半哪够啊。读了几页,果然问题不少,难怪坊间对席先生的译文准确性一直诟病不已啊。

由于兴趣原因,笔者只细读了《德尔斐的神谶不再使用韵文的格式》中的一部分,即904~906页上的内容。这是一段与古希腊铜器有关的文字,采用的是对话体。说句实话,一上来小人我就看懵了,觉得普鲁塔克不应该这么缺乏常识把,再往下读就更晕了。最后不得不找来——席先生主要依据的英文资料之一的——哈佛大学出版社的洛布古典文库版(是古希腊语与英语的对照版),一经比对,翻译之破绽百出、译者之想象力丰富、编校者之不作为就全都暴露无疑了。

 

下面以其中的一段半为例,看看席先生译文的水准:


【戴奥吉尼阿努斯说道:“早年制作青铜的工匠会将材料搀杂其他金属,他们称之为刀剑的淬火,后来很多青铜作品的消失不见,显然是转用于战争的需要,难道是处理方式改进增加硬度带来的后果?”他继续说道:“从事实得知,科林斯的青铜雕像获得美丽的色泽,与工匠发展出来的技术无关,完全是意外事件造成。有一所房屋里面放着一些金和银以及大量的铜,发生大火使得金属熔化,冷却以后全部凝结成一团。虽然是合金,仍旧以铜的含量占最大的成分,所以获得青铜的称呼。”

提昂接着开口不让交谈中断,他说道:“我们听过另外一些更加离奇的情节,科林斯有一位制作铜像的人,看到所用的材料含有很多黄金,他想要从中谋求好处,害怕被人发现,每次只拿走很少的部分,再用自己的青铜偷偷搀杂进去,结果产生一种非常奇特的混合物,铸造出来的雕像由于色泽的华丽和美观,受到大家的喜爱可以卖到很高的价格。……】

 

这一段译文一开始就令人费解:“将材料搀杂其他金属”是冶炼合金,而“淬火”则是将金属材料加热来改变它的某些物理特性,这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情,怎么可能有人会将金属冶炼称之为淬火呢?!

 

 

洛布古典文库版的英译是这样的:

【“Was there, then,”said he, “some process of alloying and treating used by the artizans of early times for bronze, something like what is called the tempering of swords, on the disappearance of which bronze came to have a respite from employment in war? As a matter of face, ” he continued, “it was not by art, as they say, but by accident that the Corinthian bronze acquired its beauty of colour; a fire consumed a house containing some gold and silver and a great store of copper, and when there ware melted and fused together, the great mass of copper furnished a name because of its preponderance.”

Theon, taking up the conversation, said, “We have heard another more artful account, how a worker in bronze at Corinth, when he had come up a hoard containing much gold, fearing detection, broke it off a little at a time and stealthily mixed it with his bronze, which thus acquired a wondrous composition. He sold it for a goodly price since it was very highly esteemed for its colour and beauty...”】

 

可见英文版在遣词造句上比较文艺范儿,依靠笔者这么菜的外语水平,理解起来也是颇为吃力的,但还是能看出席译的很多错误。一上来,将“said he”(他说),翻译成“戴奥吉尼阿努斯说道”,根据上下文看是对的,不过马上便开始不知所云起来。

 

1)第一句话是一个“Was there ...”的句型,句子很长,如果只提出主干,是这样的:“Was there some process on the disappearance of which...”。据笔者的理解,就是问“是否某些工艺因为……而消失了”的意思。可能正因如此,句子的主语“process”(工艺、工序)在席先生译文中就真的消失了!!!

 

2)上面这个问题中的“something like what is called the tempering of swords”,很明显只是普鲁塔克给出的一个作为对照的例子,是一种比拟手法。意思是说这些金属处理工艺的消失,就跟被人们称作刀剑回火(tempering,翻成淬火也勉强可以吧)工艺的消失一样。不知道席先生怎么就把两者等同起来了。

 

3)接下来的“have a respite from employment in war”,就笔者的小脑瓜的想象,应该说的是“从战争中退出吧”。席译中的“转用于战争的需要”是不是反了呀?何况“转用于战争”或“转而由于战争的需要”都可以,“转用于战争的需要”是不是有点儿词语搭配不当啊?

 

4)依靠鄙人还算灵敏的嗅觉,在这一段话中里闻了半天,也没闻出有“处理方式改进增加硬度”的味道来。看来译者在这里忽然脑洞大开,自己脑补了一句。orz

 

反正这一句话完全被翻得不知所云了。后一句稍微好些,比较主要的问题有:

5)席先生没有理解“Corinthian bronze”(科林斯铜)这个词,而将其当成一个普通的偏正短语,翻译成了“科林斯(这个地方出)的青铜器”。他为这句加的一个注释是“科林斯的青铜器的品质优良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在佩里尼进行淬火的工序”,可见完全被自己误导了。科林斯铜是什么呢,简而言之,就是铜金或铜金银合金。《道德论丛》里的这两段话,写的就是有关这个名称的由来的两种传说——大火烧了存有铜金银的一所(位于科林斯的)房子,或者科林斯的铜匠自己掺入了金子。

 

6)还要提一下,虽然“bronze”的最主要的意思是“青铜”——铜锡或铜锡铅合金,但有时也作为铜合金的统称,笔者在一本英汉词典和一本英英词典中都看到过这个释意。这并不难理解,青铜是人类史上出现较早且主打了一个时代(青铜时代)的金属材料。因此当几千年前的古人见到一种看上去成分主要是铜的金属时,肯定就会随口称它为“bronze”了,而不是说“稍等,我先去拿个手持式的X光荧光光谱分析仪过来,或者原子吸收光谱仪更好一点儿?”……正因为译者领会错了这个词的含义,因此在这几页的译文里充满了“青铜的工匠”、“青铜雕像”之类的说法。

 

7)“仍旧以铜的含量占最大的成分”这是个明显的病句唉——“含量占成分”?真哲学!真抽象!要么改成“铜占了最大的比例”,要么改成“铜是含量最大的成分”……这里就不苛求译者了,要打这么多字,偶尔的typo也是正常的,问题是编辑和校对们都在干什么呢?近年我国出版物中,有多少书的出错率远高于标准,质量不达标,还卖得死贵的呢?!

 

下面一段,大致的意思正确,但细节上问题也不少。

8)“看到所用的材料含有很多黄金”?原文是“a hoard containing much gold”呀,其实就是说这个幸运的家伙,“捡了一个(古代版的)皮夹子”——一个装有宝贝的大盒,里面有好多金子而已啦。这里只是“拾金就昧”,而不是“他想要从中谋求好处”的监守自盗!

 

9)“每次只拿走很少的部分”——普鲁塔克说的是宝箱,里面的金子都是一块一块的。因此原文是“broke it off”——“弄下一块”,可以想成“切下一块”、“锯下一块”、“凿下一块”,反正不能是轻轻松松地“拿”。

 

10)“再用自己的青铜偷偷搀杂进去”——根据原文,不是将青铜掺入金子,而是将(少量的)金子掺入青铜,这就是冶炼科林斯铜嘛。另外补充几句,大英博物馆的古代金属器研究专家Paul T. Craddock认为,这句话里所用的“掺”根据希腊语原文,既有“混入”的意思,又有“嵌入”的含义(后者是依据普林尼的《自然史》中的有关内容得出的)。因此他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这个铜匠既用黄金冶炼科林斯铜来制作产品,又将黄金嵌到产品上进行装饰,所以下文才说“色泽的华丽和美观”(“colour and beauty”)。嗯……这样理解也行把,不过也可能Paul老大想太多了,除非能证明这在当时的希腊是一种习惯性的说法,否则像普鲁塔克这种话唠,不太会搞个一语双关,含含糊糊地就过去了。特别是据下文来看,普鲁塔克(或文中的“提昂”)自己都没搞清情况,还说什么颜色苍白(跟金银合金——即所谓的琥珀金——混淆了)。

 

最后给出笔者对这一段半话的粗俗的直译,结束这篇满腹牢骚的读书笔记吧……

 

【戴奥吉阿努斯说道:“不是有一些古代工匠所用的合金配方和处理工艺,与刀剑上的被称为回火的技术一样,随着铜从战争中隐退而消失了么?”他继续说道:“事实上,科林斯铜能获得美丽的色泽,并非人力,实属偶然。大火焚毁了一所存有一些金银和大量的铜的房子,使这些金属熔化并凝结在了一起。由于熔在其中的铜非常多,占的比例最大,因此得到了科林斯铜这个名称”。

提昂接过了这个话题:“我们听到过一种更离奇的说法。科林斯曾有一位铜匠,一次他在无意间得到了一个装有许多黄金的宝箱,由于害怕被人发现,每次只从上面切下一小点儿,偷偷地掺进他的铜器中,结果得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混合物。由于它在色泽和外观上都非常美丽而十分受人瞩目,因此卖了很高的价钱……”】

 

唉,翻成这样,听上去不像是两个人的自然交谈,倒像是两个领导在作报告……

 

Tags: 金器 银器 金银器 铜器 金属工艺 古董 哲学 书评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