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宗教似乎总是要和政治扯上关系,影响力越广的宗教与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包含众多国家的地区的政治的关系就越复杂。但这些宗教多半曾被作为协助统治的工具来使用过。它们或许可以从这个角度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初创时期就被考虑用于政治统治的,另一类则是影响力扩大后自然而然的被选择辅助性的统治工具的。

    前者较为罕见,摩西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应属此类。之所以不普遍,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开国君主往往是以武力以及由高超的军事才能所带来的威慑力来维持国家统一、政令通达的。他们依靠战绩一方面震慑了野心家,一方面还能成为不少老百姓的崇拜偶像。他们不需要使用宗教这种麻烦的无法短期见效的工具。需要借助神权来维持统治的多半是他们的不肖子孙。第二,则是由于宗教带来的哲学思想、伦理道德、行为仪轨、风俗习惯等等是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渗透进社会,使大众普遍接受的。而只有上述这些被大众基本接受,这个宗教的权威才能够进一步成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治权威。暴力征服远比从思想上征服要容易的多,因此先用暴力打天下,再用思想治天下是古今中外的枭雄们的一贯方略。能坚持以宗教为主要武器实现君临天下的梦想、国家统一的梦想,或者民族解放(摆脱他族占领或对他族的政治依附)的梦想者,不是傻子、疯子,就是极富耐心和自信心的偏执狂。


    摩西之所以能成功地创建一个宗教来作为协助政治活动的重要工具。个人认为,一方面是由于他曾被埃及宫廷收养,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他的族人们则几乎都处在目不识丁的奴隶阶级──说白了,能够被骗得住。另一方面,这支到处受气的阿拉比亚人,经过历史上的苦难之后,他们不可能再认同自己和阿拉伯半岛或埃及的某个民族属于同一支,新民族形成的条件基本成熟。因此他们需要与周边其他部族不同的风俗和神祗以彰显其民族的独立性。除此之外,这个新的宗教的许多思想、文化和戒律来自于对希伯来人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并不全是凭空创造出来的,因而能在短时间内为大家所接受。

    而默罕默德先知创建伊斯兰教来作为统一阿拉伯半岛的最主要的手段,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无奈。四分五裂的阿拉伯半岛,南北部族对抗激烈,东西两面大国林立。他虽生于麦加望族,但却是旁支,没有军队更没有实权。除了老婆是个富商的寡妇还算有点钱之外,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看来他也只能选择宣传自己的理想来赢得支持者并逐步作大这条路,而且他得到的与犹太人和基督徒相关的信息,使他认定创建一个绝对一神论的宗教来代替原始而参差不齐的多神崇拜是统一半岛的一个必要条件。无力通过暴力征服,那么就只得退而求其次,从统一思想做起。随着势力不断扩展,羽翼不断丰满,在统一进程的中晚期,他们逐渐使用武力和宗教双管齐下的方法,并最终越来越依靠武力。在创建西起西班牙,东至中国西疆的庞大的阿拉伯帝国的征程上,最终还是选择先军事占领,随后再软硬兼施慢慢等被占领土上的居民改宗的。不过这也使得阿拉伯帝国一直处于名统实散,各自为政的状态。此外,这类政治与宗教的过度捆绑使宗教上的分裂往往带来了政治上的分裂,也使得不同宗教信仰混合的国家极易产生由宗教差异而导致的政治上几乎无法调和的对立。


    相对而言,基督教、婆罗门教、佛教、神道教等,它们则是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被有意改造并服务于政治的,他们或他们的前身并非主要以作为统治手段而被创立。但是,后天的改造实为不易。一些宗教,比如佛教很难被改造以适合政治目的,更别想依靠它来实现王权的父子相传。而更麻烦的是,如果一个君主所占有的领土只占某个宗教流行区域的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特别是当这个宗教在历史上又已经形成了不依赖君王而独立产生领袖的办法时,就会出现教权独立于王权,王权一方面要借助神权,一方面又受神权所削弱的现象。波罗门与刹帝利两个种姓的权利斗争,古代欧洲各国存在大量的生长于一国却不受该国管辖的神职人员,都显示出了已有的且能被较大数量国民接受的宗教,在被用作统治手段时的有限效果。宗教这把双刃剑,有些时候朝向自己的一面会变得比朝向别人的一面更锋利。


    很可惜的是政治家的武器库里没有什么神兵利器,他们要实现的宏观目标是存在冲突的,要协调的微观目标是会触及不同阶层的人的利益矛盾的。他们所做的一切正确的事,在绝大部分认为这些事做的正确的人的眼中,都是理所应当的本职而已。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错误的事,在认为这些事做的错误的人的眼中,全部都是大谬大恶。而他们之所以打破脑袋也要得到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位,是肯定有各种私心私欲作为动力的。他们不会是十全十美,有才识的不一定有执行力,有胆略的不一定能谨慎处事,而且还要被各种各样的人和物所束缚。为什么一神教众们期待的末日审判和由神统治的千年王国就是不来呢?说句玩笑话,可能是主正在纠结中:我再有完全神性也搞不定你们这些地球人的破事儿,与其我下来领导又无法明显改善你们的处境让你们体验幻灭,还不如留下希望让你们继续在痛苦中挣扎。

    既然政治家本来就是个强人所难的差事,更何况还没有神兵利器,那么有什么看上去趁手的就先抓过来用用吧。当然,宗教肯定也在尝试范围之内,由此创造了不少虽然不怎么为人所知,但却非常有趣的历史。1793年6月2日,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进入了第五个年头,以罗伯斯庇尔为首的雅阁宾派终于掌握了政权。但雅阁宾派的极端做法使他们迅速失去了民心,为了将人民大众重新聚合过来。罗氏想到了宗教,基督教的各种派系显然与他们的立场和观点差距过大而不在考虑之列。启蒙时代的大家和美国早期的几任总统几乎都是自然神论者,罗氏诸人也受不少影响,创建一个“神奇”的新宗教看来迫在眉睫。次年5月7日,异己早被排除殆尽的国民公会通过了罗氏一手制定的“最高主宰”法令。6月8日新宗教的罗伯斯庇尔教皇主持了巴黎的“最高主宰节”,标志着一个短命的新宗教正式诞生。就在这场闹剧“方兴未艾”之时,7月28日,新教皇大人被参与“热月政变”的群众送上了断头台,“最高主宰”立即成了过眼云烟。

    无独有偶,将时间往前拨上200年,在距法国不知几千里远的东方,印度莫卧儿帝国著名的阿克巴大帝为了调和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矛盾和对立,创建另一个名为“神圣信仰”的教团。实际上这创建了一种调和性的一神信仰的与印度当时各宗教都不完全相同的新宗教团体。在他生前有数千人参加过这个由皇帝主导的新教团。部分人可能是真得赞同和支持阿克巴的理想,大部分人则多半只是去讨好他一下。反正他一咽气,这个教团就迅速烟消云散了,只在穆斯林中使他留下了不忠于伊斯兰教的“异端皇帝”的骂名。

下回预告:
是什么缔造了已经延续了1300余年的皇室家族?

[大概……兔臂可提牛的……]

查看更多...

Tags: 宗教 历史 政治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8 | 查看次数: 4065
    亚洲的白种人长期分布于从中国和印度的西部边陲到欧亚北非的分界线之间的广袤土地上。从种族这个模糊的概念来简单分类,他们大致有两种。东边的主要是雅利安-波斯人,西边在阿拉伯半岛及附近地区的则主要是阿拉比亚-闪族人。据说雅利安人中的数支在历史上曾向东西两个方向迁移。向东南侵入印度斯坦,占领并长期奴役了那里性情温和而软弱的热带土生黄种人。向西则侵入欧洲,不少日耳曼人都认为自己是雅利安人的后代。阿拉比亚人中的一部分很早就迁移到阿拉伯半岛以北的较肥沃的新月地带,后来随着阿拉伯帝国的征服过程而逐渐遍布整个中东地区,相当一部分与中西亚和北非的其他民族相互融合。而中国北部和整个中西亚的北部的其他民族主要是黄种人,他们多以游牧为生。匈奴、蒙古、西夏、党项、瓦刺、鞑靼、突厥、满族、土耳其等许多先后出现在历史上的部族或国家的名称都与他们有关。他们之间的关系无法准确地核实,根据最常用的称呼进行组合,可以大概地将他们统称为蒙古利亚-突厥-鞑靼人。


    考察一下现在仍然活跃的主要宗教的创立者,不难发现他们大多是先前提到的居住在中西亚的白人。阿拉比亚人先后创建了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关系紧密的三大一神教。被认为是犹太教创始人的摩西和基督教创立者的耶稣是希伯来人,因此可以确定是白种人。默罕默德的阿拉伯人血统是勿容置疑的,那么他的白人身份也可以确定。

    在东方,祆教是从波斯本土宗教(当然也不乏其他文化的影响)而发展出来的,可以确定其创建者琐罗亚斯德是白种的波斯人。数百年后受祆教影响在巴比伦兴起的摩尼教应该也是白人所建。

    婆罗门教(印度教)起源于雅利安人的早期宗教吠陀教。虽然婆罗门教是在雅利安人入侵印度之后才最终形成的,具体创建者无法确定,并且也一定受到不少原住民的影响,但就波罗门教四个种姓的划分来看,其最初的开创者必然也是白种人。波罗门教四个种姓中最高阶的是雅利安人的祭祀婆罗门;然后是雅利安人的“佩剑” 贵族和武士阶级──刹帝利;接下来是雅利安人中的普通族人(随历史发展,有不少其他种族也进入了这一阶层),称为吠舍;最后则是被征服的原住民,犬陀罗,以及地位更为低下的贱民。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创始者应该是那些白种的婆罗门阶层的祖先。而佛教创始人乔达摩作为释迦族的王子,虽然出生地先属尼泊尔,当时也是不过是印度北部的小国家,但能作为王子,刹帝利出身的可能性最大。因此大多数人认为他也是白人。

    南亚地区流行的其他宗教中耆那教的开创者们也应该是以白种的刹帝利阶层为主。锡克教则起源于虔诚派运动,这个运动的中后期有调和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倾向,也有一些穆斯林参加,因而锡克教分别受到两者的影响,它的创立者则多半是血统融合后的较晚近的南亚人种。


    在欧亚和非洲大陆上延续至今且有一定影响力的宗教中,不是白种人创建的为数很少,几乎都集中在东亚。其中最主要的是道教和神道教。两者的起源本就很多重,在发展过程中受外来宗教的影响也较多。道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佛家思想的影响,也影响了整个东亚和东南亚(日韩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本土宗教大多叫道教或某道教)。而日本的神道则受到道教、佛教甚至儒家学说等的影响,后期逐渐与佛教融合(佛道习和),要不是明治时期的国粹主义和非佛毁释运动,日本的国教就会变得更加不论不类了。但这种融合的结果是无法靠搞几十年运动就消除的。比如在安土桃山时代就很有名的日莲宗,在日本之外几乎没人承认它是佛教派别。虽然人家今年还结成了个公明党,但却常被蔑称为神道教亚流。

下回预告:
罗伯斯皮尔创立的宗教今何在?

[貌似……兔臂可提牛的……]

查看更多...

Tags: 宗教 历史 人类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8 | 查看次数: 4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