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永远的Simoun西贝拉

第一节 西蒙(Simoun)的内在矛盾
西蒙——神的坐骑
驾驶西蒙——与Simoun对话
绘制纹章——为神献上的祈祷
西贝拉——侍奉神的女巫
西蒙——仅仅是机械、极具破坏力的兵器、恶魔!
驾驶西蒙——操作兵器
绘制纹章——战争、杀戮!
西贝拉——保卫国家的战士?

第二节 之最——动漫史上的两个新记录
1)Kiss最多:26集两个季的TV动画出现Kiss场面数百次……
2)女声优之最:无论女孩/女巫/西贝拉、女人、男人一律使用女声优配音,全剧没有一个男声优出场……

第三节 纹章的真实用途
1)攻击用:隼、波首、钢铁等纹章
2)防御用:金刚石等纹章
3)礼仪用:蒲公英纹章(典礼用)、朝风之纹章(送别用)
4)时空移动用:翠玉之纹章

第四节 因果循环+空间扭曲
1)西贝拉们从先人那里学会了“与西蒙对话”,但是最早会驾驶西蒙的人却是现代的西贝拉回到古代去教授古代人的
2)从岩国的女巫处了解到“阿艾尔”的含义,但最早了解这个含义的人是从现代西贝拉那里习得的。
…………(从逻辑学上说因果循环是最大的逻辑错误)…………
3)不论是到大圣庙还是遗址,(虽然两者相差很远)都能到达“泉”。

第五节 西蒙(Simoun)的外部矛盾——技术的两面性与战争之一
1)对礁国来说,没有西蒙的技术就只能用燃料污染天空;对岩国来说,没有西蒙的技术就只能保持底下等生产力,看着人民冻饿而死;因此战争、礁岩结盟、武力夺取宫国的技术是唯一的选择。
2)对宫国来说,使用西蒙的技术就意味者会被人用于战争,因此西蒙只被作为祈祷的工具,西蒙的引擎只被用于民用列车和客轮,用于战争会遭到神的惩罚——西贝拉们如是认为,拆解和研究西蒙的内部构造是对神的亵渎——整备班如是认为。
3)有技术的人不去使用不去了解,没有技术的人依靠武力来夺取技术,无法调和的外部矛盾,带来的只有战争和杀戮。

第六节 不平等条约与礁岩联盟内战——技术的两面性与战争之二
是否把西蒙用于战争是教会(公守)、政府(司政院)与军方(司兵院)内部实际的争斗焦点,如果战争一开始就挖掘遗迹中的所有古代西蒙、建造大量的西蒙模拟器、将所有的西贝拉和候补生推向前线,而不是只让仅有的6个西蒙小组、72位女巫偶尔的参与战争,这场战争将会以宫国胜利而结束,但是战争也将永远不会结束,生存困难的邻国将会不惜一切代价发动一场场战争,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最终“人类”或许会重蹈千万年前的覆辙,将整个文明毁灭至石器时代。因此或许以和谈和不平等条约结束这场战争,让全人类都可以享用西蒙的技术是正确的。但真的正确吗?礁岩联盟在战后迅速瓦解并进入敌对状态,又是西蒙惹的祸?

第七节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
正如人类的历史没有严格的开端,也没有可预期的结局一样,这部看似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的作品,仅仅从暴风组的十几位女巫为视角、在从暴风组参战到解散为止的一小段时间内、以翠玉的纹章为线索,展开了这个奇异世界历史长河的画卷。

阿艾尔——将最高的爱献给神……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1 | 查看次数: 33608

SunRise幾部不太知名的優秀作品

SunRise在1999-2001年間制作的幾部不太知名的優秀作品:
1、Z.O.E (中譯:狂野禁區):少見的非矢立肇系的激戰類動畫,記憶深刻的是女主人公是桑島法子配的巨大機器人多蕾絲。。。
2、Infinite Ryvius(中譯:無限的未知):SunRise首次使用類Gundam Seed風格的人物外觀,很棒的作品,OP和ED也很棒。
3、Aiihento Soma(中譯:沉默的未知/銀色的永生):矢立肇和村賴修功在上世紀末本世紀初有兩次搭檔,另一部是著名的Cowboy Bebop(中譯:赏金猎人/宇宙牛仔)。Cowboy Bebop等村賴作品都包含濃郁的村賴風格——輕松、隨意、有點無厘頭,但這部卻是例外,很典型的矢立肇風格,包含深刻的思想、批判性的主題、對黑暗政治的嘲諷和讓人淚眼汪汪的情節。個人認為是這三部中最棒的一部哦。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23 | 查看次数: 58509

自我介绍 - 怎么这么矛盾

平日我行我素,最重要的事情总是当前这一秒钟想做的事。
凡事坚持己见,但只限于一秒钟前的认知。
时而豁达开朗,时而孤僻怪异。
口软心更软,偶尔与人争执。
讨厌考试,总是保送。学业成绩极差,感谢素质教育。
热爱读书,类别不限,经管法政,文史社科,软件工程,皆有涉猎,学派不忌,博而不精,时有所思,偶钻牛角。
爱好广泛,做事专一。喜创作各类作品由人分享,爱乱贴版权标签恐他人不知。
总是睡不醒,夜深不熄灯。一日吃一餐,每餐三十元。边幅几月不修,偶尔发发洁癖。身高一米八零,体重一百来斤。
为人一清二白,表面正人君子。作事颠三倒四,装作难得糊涂。如今人五人六,好像老板,其实乱七八糟,没啥水平。
无宗教信仰,弱国籍观念。脑中无神鬼,笔下有妖魔。不歧视深色人种,不想把自己漂白。思想开放,行为保守。信仰共产主义,爱过小资生活。……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3 | 查看次数: 58489

说明:http://www.3exware.com/home/?id=2 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星期日·别墅
第二章 疯狂的早晨——记录使之章  

 

突然醒来,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才七点二十。

据说人在睡着的时候,大脑的一部分仍然处于活动状态以应付突发事件。虽然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但是我已经意识到那个突发事件了。即使只有一瞬间,我也确实感觉到了圣灵力的激荡,更何况余波到现在还在震动着。圣灵力的释放和随后的波动不是一般人能察觉到的。靠着包裹了全身的隐匿圣壁,我才能清楚地感觉到它,并且还可以确定使用者所在的具体方位。

察觉到灵力的释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因此我知道只释放这么少量的话,那么余波最多能持续两三分钟。方位……是东边,没错,而且是在不太远的地方。搬来小镇的四年间,我已经感觉到这种震荡五次了,有一次是在学校,虽然我当时也在校园内,可惜是下课的时候,找到发生源所在的地方时,使用者早就已经离开了。另外三次发生的方位都是东边,虽然每次我都拼命地赶过去,但要么是没能在余波消失前找到那个人,要么是赶到时人早已不在原地了。主要原因是这个人每次都只申请一点点圣灵力并且一次性使用掉,如果他(她)能够在体内保留一些能量,我身上的隐匿圣壁就能持续不断地保持轻微震动,这样我也就能知道他(她)当前的位置了。

好在经过这三次之后,我已经可以确定一个范围,应该是这个小镇最东边的几个街区或者是更东边的别墅区。为了等待眼前的这个机会,我早在一年前就从靠近学校的地方搬到了目前的住所。这里离别墅区仅隔三条马路,虽然上学、买东西之类的都不那么方便,不过现在看来是值得的。

不能再错失良机了,我迅速下了床,穿起衬衣,套好长裤……嗯,没时间再穿羊毛衫之类的了。我伸手一把从离床不远的衣架上扯过红色的大衣外套。由于离衣架的距离稍远了点,也可能是我不够高,大衣被我拉过来的时候,领口钩了一下衣架,使它向前倾斜了过来,还好倾斜的角度并不大,衣架在原地前后摆动了几次就又站稳了,并没有倒下。

“即便倒下也没人管你了”,我在心里对着倒霉的衣架嘟哝了一句,手和身体却都不闲着,赶快披起外套,一面系纽扣,一面往客厅里跑。跑了没几步,又急刹车停住,返回来从床头柜上抓起钥匙,转身再次往外跑。来到房门口,蹬上鞋,拧了一下锁,拉开门。哎,还有一道防盗门,我用尽可能快地速度把钥匙插入锁孔,转了半圈,一把推开铁门。跟着身体就这么冲了出去,顺势带上门。来不及反锁了,让“单身女孩一个人住要注意安全”这类话暂时见鬼去吧。

城边这三四个街区内的房子都是近几年后改建的,与靠近镇中心那边成批建设的小区不同,并没有把街区用围墙整个围起来,楼与楼之间就是小胡同,穿出胡同就到了街上。比那些整块街区就两道大门,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法从需要的地方出去要方便很多。从公寓楼里出来,不用绕远我就来到了街上。然后继续向余波还在振动的方向跑去。不过这种震动已经开始变弱了。

要抓紧了!

邻居家的老太不知道是刚做完晨练还是买好早点,正迎面走来。估计是看到平时一向娴逸文静的小姑娘一大清早就蓬头垢面满头乱发地在街上飞奔而感到诧异,因此用古怪的眼神盯着我。我不及向她打招呼,直接从她的身边掠了过去。

本来就是休息日,又是一清早,又是在离城镇中心这么远的地方,马路上根本没什么车,我不顾头上的交通灯朝我瞪着的红色独眼,丝毫不减速的穿过了一条马路。

跑步的速度正好,速度过快会让我没法准确的感觉到余波传来的方向。按这个速度再有一分钟左右就能跑到别墅区附近,如果还要往东或者余波消失了,那就一家家找,反正别墅区里几乎没住人,就算有,一栋别墅里也最多有一两个房主聘来的保安或清洁工之类的。不过最好还是赶在余波消失前找到人,要判断是谁发出了圣灵力必须做些出人意料的举动,搞不好会被抓进警察局或送往精神病院。

脑子里这么想着,已经快到第二个路口了,过了这个路口,再下一条街的对面就是别墅区了。就在这时,忽然从拐角处转过来一个人,走得还挺快。

这是什么打扮啊,黑色大沿帽、墨镜、黑色朝高领呢子大衣——现在还有人穿成这样,这个男人也太没品味了……“男人”?不知道是女性特有的直觉,还是纯粹的心理作用,好像什么地方有点不太对头。

我只迈了一步就收住了向前冲的势头,看来平时的训练起作用了。对方也急忙停步,人是刹住了,估计由于惯性作用加上楼房拐角处气流缘故……不,最根本的原因应该是他的帽子根本就不合适,比头要打一圈,因此这一猛地停下来,大沿帽便向上掀起。虽然他赶忙伸右手按住,但我还是看到了——一头金发!染的?不像,很有可能是有纯正血统的外国人。不,这还不是重点,更重要的是虽然他的头发并不长,不过这绝对不是男人的发型!

“怎么还有空管这些?”我暗地里埋怨自己,身体则连忙向右边避开,想绕过这个人继续赶路。可就在此刻,对方也几乎同时向我的右边闪了过来。

外国人真是麻烦,中国人应该是习惯靠右的……突然想起自己也有八分之一的欧洲人血统……怎么又想写无关紧要的事情。

这时,就见来人把手伸进大衣的左口袋。这个口袋好深啊,“他”竟然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没有折叠过的信封,然后便递了过来。

街头派发小广告的?哪有人大清早上在城乡结合部派发广告,虽然对自己的推断表示怀疑,但我仍打算绕开“他”,接着去追寻圣灵力的来源。

那个人见我要走,赶紧将手腕反转过来让信封正面朝上。空白的信封——明显不是国内使用的标准信封——什么也没有填,只印了一个红色的标记——像祭品般摆放在贡桌上的人头。

————欧碧尔的纹章!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标志,但以前曾听母亲描述过,搞不好本地欧碧尔分部的人都没有见过它。这可只有欧碧尔家族和欧碧尔组织的上层干部才有权使用的。对方又把左手向前伸了伸示意我收下。

哎呀,真是的,本来就够乱了,在这种时候欧碧尔总部的人来干嘛?没空细问,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把夺过信封。东西刚一离手,送信人居然就很灵巧的向左边让开了——原来刚才是故意要截住我!

虽然只耽搁了两三秒钟,但我仍然觉得是很大的浪费,见“他”让路给我,我便不客气地迈开步子,重新加速。从“他”右边经过的时候,“他”忽然用冷冷地语气迅速地说道——不,与其说“冷冷地”,不如说是故意用比较粗但又不很做作的嗓音来掩饰自己性别——“别墅街,右拐,第四家,小心……”。

我暗吃了一惊——她知道我要去哪儿?“小心”,难道……

“喂,你、说什么?”我连忙回过头去低声问道。这才发现自己稍微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哎,刚跑了一分多钟就这样了,看来还要继续加强锻炼啊。

那个人没有回答我的,径自快速离去了。

算了,每个人都有急事,再说已经到了路口,没法再继续追问了,这次是绿灯,正好。前面那条分隔一般民宅和别墅的小街就没有交通灯了,可以直冲到底。

半分多钟后,我就来到别墅区外,稍微停了一下,微弱的余波的确来自右手方向。没办法,余波越弱,我前进的速度就得越慢,否则根本无法分辨是圣灵力使用后的波动,还是空气相对运动而产生的风。

向右转了个弯,沿着马路继续快步向前,小跑了大约五十米,眼前出现了一个丁字路口,哦,不对,是一幢别墅门口的通道。我又停下了脚步。糟糕,不知什么时候,余波已经彻底消失了。不过发生源应该就是这附近了。

“别墅街,右拐,第四家”,我想起那个人说的话。唉,既然是欧碧尔的高层,说不定真的知道我在找什么。反正现在也成了瞎猫,不如去碰碰运气。希望情报没错,更希望我要找的真是只死老鼠没有到处乱跑。

一边小跑,一边数“一……,二……,三”,就是这儿了,我弯下腰,两手撑着腿,张开嘴好好地喘了几口气——不到三分钟跑过了两个街区外加两幢半别墅可不是什么轻松的活,然后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这栋别墅,同时继续调整着呼吸。

墙与铁栅栏围起的院子当中有栋两层小楼,整体基调是浅橘黄色的,设计上也没有突出的特色。院子里没有人,小楼的大门也是紧闭着的。下意识地往院门的四周看了看,哦,这个是门铃。右手边固定着院门的墙上凹进去了一块,嵌着个带对讲功能的门铃。

不假思索,我便伸手按了下去。

稍等了片刻,门铃下面的小喇叭里就传来了一个男音,“喂?”

“您家还有谁在吗?”听声音,好像和自己是同龄人,难道还有像我这么年轻的人可以使用圣灵力吗?有可能要找的是他的父母吧。

“就我一个人,请问您找谁?”

想到曾经有一次在校园里感觉到过圣灵力的震荡,难道使用者真的是我的校友?十七八岁就要承担起这种命运?现在的父母都太不负责了!

“您是梧庙中学的学生吧?”我试探着问到。

“是啊……”

果然猜中了。没等他反问,我赶紧自我介绍,“我叫叶菁璇,我们是校友啊。”

“叶……,啊?是你啊……”

对方好像非常吃惊,那也难怪是男人都会吃惊的,何况我们根本不熟,我主动找上门来能不叫人觉得奇怪吗?虽然本人平素一向低调,可是天生丽质就没有办法啦,这可能跟自己有八分之一的瑞典血统有关吧,老妈就是个混血美女呢。有个朋友甚至说我是什么“全校136个男生加28个男教工的憧憬对象,代号164分之一” ?!怎么又胡思乱想了。

“嗯,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佑骋,找我有事吗?”

听了我的名字之后,他的语气似乎一下就变了,像是巴不得我有什么事找他似的。不过倒也不错,正愁要编什么理由把他叫出来好呢。

“柚橙?”这是什么名字,中国人有姓“佑”的吗。

佑骋?忽然想起了点什么。大概是一年前,那次我在学校里感觉到有人使用圣灵力之后,曾经委托欧碧尔在本地的组织调查过这个学校的所有学生和教职员工。应该是在欧碧尔给我的名单中看到过这个名字。因为这个姓氏古怪所以记住了吧……不,不光是这样,欧碧尔的人在向我一一报告的调查结果时肯定说过有关这个人的一些特别的话。当时到底说了他些什么呢?哎呀,记不起来了。那几天一下子灌进了几百号人的情报,不可能每个人的情况都能被记住吧。

“喂,您、您……您没什么事吗?”

大概是我停顿的太久了,男孩追问道。

“你姓佑?”我希望能借助于他的回答而想起点什么。

“哈,这个姓很怪是吧。据说我祖父的祖父是来自北欧的什么国家的,大概是一百三五十年前从挪威,大概是挪威吧,迁到中国的澳门。开始是将名字直译成中文,大概是从我曾祖父那辈起,就改将姓氏的第一个音节作为了中文姓氏,然后沿用至今,所以我就有了这么一个特别的姓。”

是新情报,对恢复我的记忆没什么作用。嗯?等等,一百三五十年前?挪威?想想看,挪威应该是在一九零几年才独立的吧,在那之前呢?是瑞典的一部分?!从瑞典跑到当时还属于瑞典的挪威,然后再逃到中国的南部?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走的,但很有可能啊。说不定这个男生不光是我要探访的生灵力的使用者,而且很有可能就是我家一百多年来一直在追踪的那家人!不管了,试一下就清楚了,“我找你有点事情,能出来一下吗?”

“嗯,好的,马上来。”对方爽快地答应了。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80324

GONZO近年多部作品

GONZO和Geneon的风格差不多,喜欢出些古怪的作品,从去年到今年还不错的有:

·Speed Grapher/速写者:作品不错,可惜只适合半夜播放,不是18禁,但少儿不宜。

·Glass no Kantai/玻璃艇队:新作,情况不明。

·SoltyRei/曙光少女:还可以。

……

查看更多...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3 | 查看次数: 66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