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在去年香港海事博物馆的中国外销银器展开幕时还处于待出状态的香港《沐文堂收藏全集——中国外销银器》卷,终于在年初问世了。沐文堂的收藏种类丰富,关善明先生能对外销银器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亦属不易。但总得来说,他们所参考的资料仍以几种外文老书和一些与本主题关系不大的中文资料(如清宫银器相关图书)为主,没有查阅本世纪以来的国内研究成果,比如中国外销银器方面的专题论文和陈志高先生《中国银楼与银器》的外销卷等,因此几无新意。而导言部分中,将“上海老凤祥、Luen Hing”等产品众多的银楼商行例入“见于资料但未见实物”的出品商名单中,实令人费解。与香港海事博物馆图录同样的阴錾与阴刻混淆问题也依然存在。图录正文中,伦巴H款(浩兴)的所有者被写为“和兴”(p272),不知所据为何?上海九牌大同行的杨庆和发记被指状况“不详”(p328),同样不太应该——即便没读过《中国银楼与银器》和《海上银楼简史》,但仅靠网上搜索,也当能有所斩获。

 

  略去此类文字方面的瑕疵不表,沐文堂中还存在误藏非中国银器的情况,包括:

 

1、Cat. 42 (p58-59)  此三件“李義興”“原銀”款圆盒,为泰国华人制三层槟榔套盒,产地不是广州,大概是曼谷。

 

2、Cat. 163 (p402-403) 此件墨水台为越南产,可能为南越时期西贡制品(南北统一后的出口器多有款),估计是近年来被某好事者(骗子的一种委婉说法)后打WH款,伪装做中国外销银在国外拍卖。

 

3、Cat. 180 (p436-437) 花丝手链,与下面的勺子情况类似,有可能为西方制品。

 

4、Cat. 198 (p472-473) 此花丝银勺为西式茶叶勺,估计为南欧制品。这类风格的花丝银器不唯清早期我国宫廷所独有(康熙时期的宫廷器有外来的可能),也是近东-南欧地区的特色,还随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可能还有阿拉伯人商人,以及跟随荷兰殖民民的亚洲人),而带往印度、海洋东南亚(马六甲-巴达维亚)、日本(如今日的秋田银丝细工)、拉美。不能因为康熙时代我国出产过类似的器皿,就全归于我国外销器。

 

5、Cat. 199 (p474-475) 此类手杖头为典型法国殖民统治时期越南中北部制品,如果关注法国古董市场的话,一年至少能见到十几根类似的。

 

6、Cat. 212 (p500-501) 此花丝银手袋为泰国或海峡(新马)华人作品,不能因为有“福”字就“确定是中国制品”。这类有黄铜或白铜镀银的,遇到小心。

 

7、Cat. 213 (p502-503) 日本钟,日本外销银壳,机芯(Hador?=Hattori?=服部?)可能也是日本的。

 

另外:Cat. 217 (p510-511) 这件成都花丝银碟是国产的,但既然打着“蓉國營金店”“97銀”,自然至少是1950年代的,怎么就“清末民初(约1900-1937)”了?

 

(2018年3月24日 召苏/文)

Tags: 银器 外销银器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4

Pandora’s Box Already Opened

汝勿负吾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3

香港海事博物馆主办的“白银时代——中国外销银器之来历与贸易”展览正在进行中(与长沙博物馆主办的“白银时代”只是恰巧撞名,并无关系),笔者有幸看到友人所持之展览图录,仅匆匆扫了眼图片及其题注,未能仔细阅读文字内容。其中有不少罕见的精美作品、高端定制器和早期外销器,也存在一些小问题:

 

1、

2、

*此件极类似京都秦藏六的作品,“对江”听上去也像日本人名。近代日韩金属器都有借鉴我国古青铜器纹样者。此件若非日本的话,便只能是新仿了。

 

3-4、

 

5、

 
6、

*19世纪末活动在马来地区的英国人就注意到这类执壶其实是当地华人制品。

7、

8-9、
* 与存世的“南明炉”、闽南银镯等清代闽南风高浮雕制品中多半为国内流传的存世品或出土器不同,此类执壶、杯碟几乎全见于海外市场,近年才逐渐流入国内,且其海外卖家多在印尼、荷兰,其次才是英美等,有一部分确定原主人为雅加达一带的华人家庭。另外,也可能有少数为17-18世纪荷兰主导海上贸易时代至彻底被英国打败前从福建获得的原产物,以及日本长崎等地来的仿制物。

10、

11-12、

暂时就这些,仔细内容看了之后,有机会再做汇报。展览持续至1月25日,有机会的童鞋们可以去看看。
 
 

Tags: 银器 金银器 博物馆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