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欲求不满

欲求不满
 


    很不好意思,近两三年来很多时间都处于这种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人天生对有创意的东西感兴趣,并且有着异于常人的作品创造欲望。

    回忆一下,不论是小学二三年级时类似连环画的涂鸦之作,不论是稍微大一点后的“文学”创作以至于开创学校的文学美术社团,也不论是整个初中和高中前期半执着于校刊和社团刊物的编辑、制作和发行,都是被这种潜意识中的力量所推动,欲望所驱使的。

    那么,为什么迈入软件这一行业也就不难理解了。

    一方面,我没有过高的天赋,想完成能令自己满意的著作并像某H、某L、某M的作品那样不断被出版是不易做到的。更重要的是,寄宿在我灵魂深处的“神灵”告诉我,我更希望创造的是对人的生产生活有直接用处的、方便、实用且有创意的工具,而不是供人消遣,或供评论家作为研究课题的东西。

    另一方面,多年校刊和社团刊物的制作经历,让我深刻的意识到产品本身的成本是一件非常令人头痛的事情。曾有过社团刊物制作完毕确没钱刊印,而校刊的制版印刷经费一半要靠自筹也让我感觉到了压力。就在这时,共享软件这种东西像救世主一样出现了——除了创作本身所需付出的劳动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制作成本;可以随着互联网的热潮到处传播,几乎没有发行成本——ideal!

    于是乎,欲火被更猛烈的点燃了。不论是初中时刚接触能叫做编程语言的东西就试图写出功能和外表都比较像样的小程序;不论是高中时写所谓的共享软件自我消遣而被拉到创新大赛去凑数甚至保送进入大学,也不论是半途离开大学自己创业,都是被这种潜意识中的力量所推动,欲望所驱使的。

    这种作为生命的张力、生命的活火的无法抑制之物逼迫我去选择作为一名匠人或设计师,我亦无法抗拒创作欲被满足的快感的诱惑,只将知识吸纳进来而不以某种形式尽快吐出去就会把我逼疯。它们将是贯穿于我短暂的人生的主轴吧。

    我的生活应该以我的意志而转移!因此,不论是初中是带着高烧顶在校刊编辑部里,不论是高中时自闭于工作室睡地铺,也不论是混乱疯狂的大学生活,都是被这种潜意识中的力量所推动,欲望所驱使的!

    可怕的是,最近两三年来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

    我是被REALbasic通过交叉编译来跨平台的创意和Apple产品在外观和设计上的创意所震动,而决定弃学创业的(其实我挺喜欢大学里的经济、管理、金融、财务等课程,可惜它们不能满足我的创造欲,也不能直接用来满足我的创造欲)。可是,我发现仅仅做一些本地化、测试之类的工作无法满足这种欲求,做一些配套工具的愿望也随着一些变动,以及自身一贯的技术领域和现有的技术能力的限制而宣告破灭。

    很可怕,欲求不满会引起许多症状:莫名其妙的精神不振,生活工作读书都提不起兴趣的懒散,无论如何无法填补的空虚,到处乱抓想抓到点什么的歇斯底里。似乎我陷入这种状态已经很久了,不在欲望中爆发,就被欲望所毁灭!最近我会在此做出点什么出格或令人吃惊的决定吧……肯定会……不要劝阻并请饶恕我,お天道様!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3 | 查看次数: 4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