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危机四伏的假期

休假一开始,我在各处留言道:“各位亲,没事儿别找,有事儿拉倒,还钱的趁早,要钱的勿扰,正所谓自助者人助,自助者天助,自助者神助,自助者佛助,爷暂时不伺候了,大家自求多福吧”。结果事实证明需要自求多福的是俺自己。


危机第一伏是差点儿被火烧死。某日刚抵某地,便数度邂逅消防车,更要命的是在俺午睡时楼上某户也着了,着火点与鄙人卧榻直线距离估计不超过三十米,这回消防车更是直接开到了楼门口。俺被惊醒时,电梯已然处于火警停摆状态,随后整幢楼的电力中断了近40个小时……其实吧,那个啥……欢迎俺来玩儿不用这么热烈的……


危机第二伏是差点颠簸坠海死,让俺顿生对大自然的深深敬畏之情。为何三大一神教皆发源于阿拉伯半岛的荒漠中并率先传播给海洋民族?想来活在生命时刻受到威胁的无垠沙漠中的先民对大自然整体的敬畏之深之强烈,不是山林民族对既爱又怕的山、林、猛兽、毒虫的敬畏可比拟的。因此前者体悟到了上帝,而后者则只能搞点儿图腾崇拜与巫史传统。


危机第三伏,是差点被楼下吵死。俺所暂居的宾馆,其楼体平面呈回字形,中空形成一“竖井”。以走廊为界,外圈儿的房间窗开向楼外,内圈儿的房间仅一小气窗开向竖井,气窗内加装了不易拆卸的纱窗,因此气窗便无法由客人关闭,再加上它离床头不远,经由竖井传声,使上下左右临近房间内的中等分贝音声基本清晰可闻。俺住内圈某间,一个周五,楼下住进来一对男女,非常能“干”,晚饭后就开始雾来月去,风起云涌了近一个时辰,刚过了子夜,待俺要睡时,又再次多云转中到大雨了,雨中莺燕之声不绝,战况激烈,战果不详……


危机第四伏是差点被拉皮条。某个灯红酒绿的黄昏,当俺正流连于璀璨的街景时,一老妇忽而出现,两度“路过”我身边,并用暧昧的声音问俺是否要去“玩儿玩儿”。俺总觉着吧,这女人是用来侍候的而不是用来玩儿的——鸭梨山大,再者福柯老头的名著比托马斯·阿奎那的政治学、神学论文都难入——索然无味。因此俺便看了看天,看了看她,指了指自己,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可能是说:“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或许她看懂了,反正她走了。


终于,小哥儿俺既未去往那“不定的必然”,又未经受牢狱之灾,大摇大摆地活着回来了,看来前阵子所修福德甚多也。

 

Tags: 休假 旅行 哲学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93

孤旅夜(并序)

(旅行不仅是游山玩水、寻古探幽、观展看馆、走亲访友,也是追寻爱与美的历程,岂可不无痛呻吟一把,许久不玩儿感性,似已不如初中生了,哎,“故人千万里”,“应此同日情”,是序。)

 

在路上

铁轨蜿蜒扭曲回转着生长

好似滚散了的线卷 编乱了的盘长


进站 离站

人生被不经意间分段

匆匆的过客陌生的城

各自老去各自孤零


回首难分天际线

高城望断

先站已不见

天地间混沌成一片

间杂着稀稀疏疏星星点点

忽明忽暗 似闪非闪


——我甘化作守护你的星辰,

  谁又为我点亮指路的灯火?


星辰灯火径自明灭

钢轮轧着铁轨一路呜咽

这究竟是我的错觉

还是这无边寂寞的夜

盘卷成了心中的结

织聚成了命运的无情网


在旅途

独享孤独

苍茫夜幕

迷思代替了苦楚:


蓬莱隐迷雾

桃源无觅处

心儿由谁住

何方是我路

——我深爱的人的所在方是我的归宿!

  我深爱的人的所在尽是我的祝福

 

昭苏·立秋前夜于列车上

Tags: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