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和谐模式

最近在填UBW的坑,偶然发现网上萌民们将Fate中由同人改造出来的全年龄设定称为“和谐模式”,殊不知和谐并不和谐啊,古代香词艳曲(从《花间集》到《西厢记》)中,除“云雨”(及其他对《高唐赋》的指涉)、“鸾凤”(颠鸾倒凤字面意,鸾交凤俦亦可疑),“和谐”也受“鱼水”(鱼水之欢、如鱼得水、鱼水和谐)所害而显得内涵深厚,并且连累了四艺之首的“琴瑟”(“琴瑟和谐,鸾凤和鸣”)、“锦瑟”。再加上元末杨景贤一句“小人是个开洞的”(《西游》二本第五出一妇人语),直毁唐长老三观,以至现今连进站中的动车组和掘进中的盾构兄看着都面貌猥琐了。

 

 

在带剧情的长篇韵文中,“人伦合”的内容常常难以避免(原来chuangxi并非现代影视剧的专利,而是自古有之啊)。超级古老的《吉尔伽美什史诗》在开场没多久,就演绎了恩奇都与神妓没昼没夜的销魂大战(这便是唐长老说的“阴阳配合,不分霄壤”吧)……


最神奇的还要数元曲中的少见长篇——王版《西厢》了(不亏曾被归入禁毁书类啊)。从一开始莺莺初遇书生,就来个临去秋波那一转(转出了勾魂摄魄的风流,也转出参禅悟道的机锋),到以身酬简一折待老母睡熟去偷汉子,占了全剧篇幅的十之六七。“云雨”、“鸾”、“凤”几乎折折不落,“鱼水”、“和谐”、“哩波罗”(尤言“干那啥”)亦够频繁。尤其,从第二本第三折开始到第四本第一折结束,一共八折零两个楔子(这长度都够别人写几个剧本了),几乎光围绕着“张生欲推倒莺莺,莺莺欲迎还拒,最终得逞”展开,狗血雷人对白层出不穷:


话说张生一封书简退贼兵之后,老夫人派红娘请张生,红娘暗示:

俺那里准备着鸳鸯夜月销金帐,孔雀春风软玉屏,乐奏合欢令,有象板,锦瑟


张生心中YY(Yi Yin=YY;同理可得 Xi Xiang=XX,Xi You=XxYy):

小生到得卧房内,和姐姐解带脱衣,颠,同谐鱼水之欢,共效于飞之愿。


结果老夫人不许乱搞男女关系,只让兄妹相称,张生病倒,红娘对莺莺说:

他证候吃药不济。病患、要安,则除是出几点风流汗


莺莺派红娘探张生,张写情书,莺莺收到后回简野外约炮: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王实甫版西厢全名为《崔莺莺待月西厢记》,看来就是从这莺莺的这首约炮诗来的。)


张生释简:

着我今夜花园里来,和她“波哩”哩。


怕大家不懂怎么个“哩也波哩也罗”,红娘还解释了,说莺莺:

写着西厢待月等得更阑,着你跳东墙“” 字边“”。


接下来,张生跳墙赴约,可惜因老夫人未睡或者崔莺莺傲娇,或者两者皆有之,莺莺说了一大堆雅蔑蝶、八格丫路就逃跑了。


张生病就更重了,莺莺开了个“药方”解释了一下,实为二次约炮。


张又看懂了说:

小姐待和小生“”哩。


红娘不傻,趁机捞油水问:

身卧着一条布衾,头枕着三尺瑶琴;她来时怎生和你一处寝?


张生答:

小生有花银十两,有铺盖凭与小生一付。


果然,红娘捞了好处便不断怂恿莺莺半夜赴约(所以古代媒婆属于下九流职业,紧跟老鸨)。


莺莺到了地方也不说话,就:

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躺床上鸟)


然后就被张生“得就枕席”、“今夜和谐”鸟:

将这钮扣儿松,把缕带儿解……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晕,这小人真是开洞的啊),露滴牡丹开……但蘸着些麻儿来,鱼水得和谐,嫩蕊娇香蝶恣采。半推半就,又惊又爱,檀口搵香腮。


末了还不忘验个处,看看白帕见红没有:

春罗原莹白,早见红香点嫩色。


(呃……小人的纸巾也红了……哦,原来是鼻血喷了……兀的不喷鼻血也么哥!)


(另,杨景贤的更长篇的《西游记》也不是省油灯,本想再说说,结果搜个“开洞的”搜出这货来,笑趴,大家自己看去吧: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1ee4750101dqcd.html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52

2014年至2015年初的五篇文章

均为短文,篇幅在四千五到六千字之间,写于《中国近代银器与金银业》、《幕末维新以来的日本银器》、《东方各国银器拾零》这几篇长文的间期。


1、《晚清民国时期金银业结构初探》,2014年3月定稿(与《中国近代银器与金银业》基本是一同完成的),属东方系列。

各节标题:
·近代金银业内部的子行业划分:资本构成角度、经营内容角度、加工方式和目的角度、目标客户角度
·新式银楼与旧式打银铺的区别:经营模式方面、规模方面、产品方面、风格纹饰方面、款识方面
·外销与传统银器的区别与联系
·近代金银业发展中的关键时点

2015年5月按需收入浙江省博物馆《金奢银华(器物篇)》,收入时根据该书体例进了调整,并改题为《晚清民国时期金银业概貌》。


2、《东西方文化交叉点上的华彩——两种东方银器》,2014年9月定稿,东方系列的总论。

载于《艺术品》2015年3月号
“纹饰的交融与变迁”一节近日重写了,其他也有多处修订
勘误:南亚的鸦片水壶的使用与西方并无直接关系


3、《伪标:银器上的仿鉴定标记》,2014年10月定稿,属杂谈识趣系列。

各节标题:哈瑙伪标与哈瑙银器、中国外销银器上的伪标、美国银器上的伪标、其他前英国殖民地伪标、仿沙俄银器上的伪标

载于《艺术品》2015年2月号


4、《金银器上的纹章与花押》,2014年12月定稿,属杂谈识趣系列。

各节标题:西方的纹章与盔饰、日本家纹、交织字母花押、皇室密记、奥斯曼苏丹的图格拉

预计将载于《艺术品》2015年8月号


5、《18至20世纪的银器潮》,2015年2月完稿,然后就赶《东方各国银器拾零》去了……

这篇是纵横谈的总序,所以不会刊发……

Tags: 金银器 银器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