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苦地迦南 (上篇)

    犹太人的始祖可能是来着阿拉伯半岛南端或中部的阿拉比亚游牧民族,多半是为了寻找好的牧草而逐渐延半岛东部向北迁移,进入新月地带两河流域。显然他们不可能受到当地以农耕文化为主的当地领主(或奴隶主)以及当地民众的欢迎,不久后被被迫离开,据称是在亚伯拉罕的带领下向西再向南,到达了阿拉伯半岛西北称为迦南的地方。由于此时已有多个部族生活在这一地区,也由于气象灾害等原因,这批人也未能长期定居下来,相当数量的一部分又进入埃及。由于文化、经济利益或各种原因的综合作用,并未能融入埃及社会,由其是在埃及人摆脱外族统治建立第十八王朝之后,对犹太人的迫害也越发严重。公元前十三世纪中期,在摩西的带领下,他们撤离埃及在阿拉伯半岛到处流浪。在这种困难的局势下,摩西运用了陈胜吴广等耍过的手段,装神弄鬼,制造一些所谓的神迹,并以神的嘱咐为名制定了十戒等纪律,并假装得到神启用所谓的神意来鼓舞大家的斗智,同时融合本族群中长期流行的传说和风俗习惯等创立了最早的犹太教。最终他们占领了迦南地并在公元前1030年前后创立了希伯来国家。

    好景不长,一百年来后,希伯来国家分裂为了以色列和犹太(或叫犹大,实际上是一个词)两个小国。对于夹杂中亚北非的大国之间的阿拉伯半岛,分裂是一种加速死亡的行为。以色列在公元前8世纪被亚述占领,犹太国则先沦为亚述的附庸,一个世纪后为迦勒底(新巴比伦)所灭,首领和大批民众被作为奴隶抓到两河流域(史称巴比伦之囚)。接下来犹太人居住的地区又先后属于波斯和希腊,最终在公元前63年整个迦南被罗马征服。由于文化和利益矛盾,希伯来人也与罗马政府和当地总督冲突不断,稣便生于此时。耶稣的目的是拯救犹太人,但实际上却制造了日后犹太人痛苦的重要根源。他提出新观点和学说,试图改革犹太教(或者创设自己的派别)以适应当前的形势。对耶稣的煽动性的传教有警觉的罗马官员,在听说耶稣来到耶路撒冷拜时将他抓捕,并在不满耶稣被人当作弥赛亚的保守的犹太教公会的支持下,由罗马总督下令将其杀害。几十年后,犹太人内部矛盾重重,犹太人与罗马和当地总督的矛盾则进一步激化,从而进行武装反抗。公元66年奋锐党的起义(史称犹太战争)和公元132年开始的由平民广泛参加大起义先后失败,叛乱被罗马彻底剿灭。公元135年整个迦南地被夷平,还活着的犹太人被全数驱走,从而背井离乡,流离失所,逐渐辗转进入中西亚其他地区,以及北非和欧洲(即所谓大流散)。

    于此同时,耶稣的思想由其门徒传入信仰多神的希腊罗马,并逐渐形成新的宗教,即天主教。要想让这个宗教在欧洲扎根,必然要让这个源自沙漠中的弱小民族的东西适应于当地社会,因而与犹太教理教义的差别逐步扩大,与犹太教礼仪仪式相去甚远;必然要否认已流散各处毫无社会地位的犹太人的上帝选民地位,提出种种由于他们作恶多端而丧失此地位的原因,甚至说他们已变成了上帝的敌人;必然要宣称上帝与摩西承诺的对他的族人的约定(旧约)已不再有效,应被同样没有确切根据的与耶稣有关的新约而替代。此外,当罗马帝国承认并最终接受天主教后,显然不能让自己背上杀死基督的恶名,因而出卖耶稣和支持杀掉他的那个民族的人被充作替罪羔羊,列为罪魁祸首(害死基督这个指控直到1965年的大公会议才被罗马教会宣告废除)。再加上文化习惯体貌特征都不同的异族人本就很难被社会接受,犹太人成为了教俗两方面协力排挤的对象也就是很自然的了。就这样名义上以圣子耶稣为创始人天主教,反到成了耶稣为之奋斗一生直至失去生命的民族的最可怕的敌人。

    封建时代,在大多数以农耕文化为主的国家中,除了皇族、传统贵族、中高级神职人员之外的人们的地位大多被按士农工商这个顺序来排列。在以公田公领制为主的国家(比如中国封建社会的大部分时段,7到11世纪的日本),士通常指文职官僚。然而在庄园领主制为主的地方(这种制度在欧洲、中亚、北非、印度和幕府时代的日本占主体地位),则士多指以武士骑士,文职多由贵族或神职人员充任或兼任,来自平民的通常很少。这些文官武士之下的则是在主要生产部门──农业── 从事劳动的农民(在一些封建农奴制地区他们的社会地位更低下),和从事手工、采矿、建筑等行业的市井匠人,再往下才是被视为不劳而获奸诈狡猾的商人。在商人中最被人反感的则是现在很热门的金融行业从业人员,那时则是高利贷放贷人。被社会排挤的犹太人不被允许拥有可耕作的土地,自然成不了农民。农村呆不了,在城市里又只能在被指定的地区居住,封闭在自己的社团中,因而也无法进入各个匠人行会。这样他们为求生计只能从商,商业上赚了钱后也向各种级别的人放贷。放贷对象包括王公贵族,在资本主义萌芽阶段也包括一些工业资本家。所谓无商不奸,犹太民族并不是全由圣人贤士构成的,当然少不了短斤缺两以次充好,但也不能算什么最大恶极之辈。由于商业上造成的利益矛盾,不还债的诱惑,对犹太人的财富的眼热,宗教文化和种族上的差别,使这些地位低下的但总体上较为富有的人进一步成为应被消灭、驱逐(在此同时夺走他们的财产),甚或仇视的对象。历史上,犹太人曾被法国、西班牙等多个国家多次驱逐,但基本不允许带走财富,相当一部分还惨遭杀戮。国王领主们因此致富,狂热的天主徒为此欢呼,负债者由此解除重负,皆大欢喜。但一个国家完全没有商人毕竟是不行的,中世纪阿尔卑斯山以北的欧洲人大多没什么文化,不识字又不怎么会算术的人是做不了商人的。因此历史上一些国家几度放宽限制使犹太人回来,又几度将他们完全榨干了赶走。

    拿欧洲的天主教徒来举两个例子。在十字军东征中都没被敌我(这个“我”不是输入错误)消灭的圣殿骑士团因为富可敌国和从事“金融业”而被对其眼红和被其得罪的人联手取缔,团长和不少圣堂武士死于母邦法国的国君和如父如主的教皇的军力、谕旨之下。法国等瓜分了其财产,大赚一笔。另一个例子是16世纪才兴起的耶稣会(这是对中国影响最广的修会,利玛窦、汤若望都是这个修会的僧侣,徐家汇著名的圣依纳爵教堂用的是耶稣会创始人的名字,应该也是此修会所建)由于组织较神密,并且发展迅速而大有赶超历史悠久的各大修会之势,因而被怀疑、妒忌,一度被教皇解散,成员在法国和西班牙等多个国家中遭到迫害,至此一蹶不振。对于教友同胞都不肯放过,既有钱又神秘的犹太社区会受到什么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了。正可谓:“上帝是他们的口实,疯狂的统治欲和占有欲才是他们的上帝。被鼓动的无知的民众们陶醉于宗教狂热,成为对立宗教或教派的各种野心的工具和牺牲品。(伏尔泰)”

    在新教思想,以及反对神权的理性思想开始壮大的时期,狂热的天主教徒反而更加狂热。大部分涉及宗教问题的战争不过是借着宗教接口或由宗教矛盾为导火索的利益之争,再假信众之手来协助实施的。但最可怕的可能是大规模屠杀自己国家的公民了。法国圣巴托罗缪之夜和随后几天内就杀戮了两三万信奉胡格诺派(也称加尔文宗或改革宗)的普通民众,其中大多数丝毫没打算反对国君或要对拉丁教会的主教大人们做什么恶事。在英国,查理一世一方面由于缺乏钱财和武装力量,另一方面陷于讨伐苏格兰乱党的战斗中,因而处置爱尔兰天主教徒屠杀四万余长老会教徒的事件不利,被以多数为新教徒的国会下院列入了爱尔兰天主教徒的支持者的行列。结果这场惨事最终成为了另一场惨事──一个罪不致死的国王被英格兰共和国砍了脑袋──的幕后的重要原因和导火索之一。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异端裁判两三百年间烈火烧文火烤的折磨死了数不清的新教徒,也肯定误杀了不少“无辜”的天主教信众。同样信奉基督教,只是在教义上有些区别的人都大量被杀,犹太人被保守而狂热天主教徒列入除之而后快的名单自不必大惊小怪。

    在被天主教保守势力妖魔化的同时,各种以理性反对神权的启蒙人士,则出于相反的理由蔑视和丑化犹太人。以此彻底揭露犹太教是多么糟糕,描述创造这个宗教的犹太人是多么丑陋,说明作为基督教思想渊源的犹太文化有多么卑劣,展示旧约中记录有犹太民族多少恶行,试图由此在根本上动摇基督教(尤其是天主教)的根基,或者至少以此来对那些在从旧约中寻找依据来支撑天主教现已不合时宜的教规教义的人进行批驳和攻击。许多启蒙大家能对各个民族都给出较中肯的评价,唯独对犹太人恶言远多过褒奖的理由多半于此。


   上文的多个例子已经说明了,宗教争端对于有文化有地位的上流人物来说主要是利益之争,而对即保守的毫无理由的坚持旧理又容易被煽动的底层民众来讲主要是文化之争。但不论争的是什么,支持罗马教会的和反对罗马教会的人,有权有势的人和贫困潦倒的人,有知识理性的与愚昧无知的人,在欧洲最黑暗时代过去之后,仍然都有十足的诋毁和攻击犹太人的理由。

    随着近代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兴起,并在少数国家发展为纳粹主义的极端势力之时,由于利益和文化上的原因而掀起再一次的大规模排尤热潮。最终以德意志等法西斯国家为主,以法兰西等国傀儡政府等为辅(协助者也有相当程度是出于自愿的)的排犹势力,随着轴心国的军队攻城略地的同时,向占领区外驱逐犹太人,等到侵略者逐渐占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犹太人已无处可驱,因此干脆最终解决,尽数屠戮。除数十万人惨死之外,为毁尸灭迹,还有为数不少人被完全挫骨扬灰。在一战后波兰复国时作为其重要的少数民族之一的犹太人,在二战后则几乎整个民族都从东欧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消失了。战争结束,狂热平息,害人者及其支持的理智逐渐恢复,但犹太人的理智却开始失控,新的苦难也随之再次降临到古称迦南,现称巴基斯坦的地方。


(兔臂可提牛的……)

查看更多...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2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