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原《两种东方银器》第一节,离题有点儿过远,现予删除,特此留念:

  

西方现代文明的崛起

  

对占有和创造更新更多更好的物质精神财富的向往,极大地调动着人的主观能动性,是人类社会不断发展的重要原动力,并使政治文化等领域不得不与之顺应而变革。但在生产力不甚发达的阶段,居于统治地位的封建势力,为尽量满足自身的占有欲,确保在分配权上的优势,或刻意而为或下意识地利用、支持和宣扬使大众安于既有的封建体制的保守思想。此类洗脑式做法和由此形成的宗法社会模式在东方国家最为成功。这在维护旧秩序的同时,弱化甚至较大程度上抹杀了普通民众发明、获取和采用新事物的意愿和能力。

  

追求幸福、渴望发展的内心力量在西方率先拨开中世纪的迷障而迸发出来。新理念打破了旧黑暗时代的礼教藩篱和思想枷锁,为长期安于现状的人们注入了动力,从而使西方社会领先一步踏上现代文明的轨道。由此兴起的启蒙运动、理性与现代性、殖民主义与殖民活动、奴隶与鸦片贩卖、资产阶级革命与工业革命、全球贸易与全球化等等,很大程度上都是在这一内心动力作用下在不同时期不同方面所产生的结果。这既彰显出多数人所共有的求新求美的愿望能如何剧烈地改变世界,也反应了建立新的伦理道德、正义观念与废除旧思想的速度一样缓慢。对“更新更多更好”的追求本无对错可辨,却使人类不断在善恶之间纠缠。

  

在西方文明于波折中崛起的过程中,中国-东亚文化和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等作为东方文明的杰出代表,依旧精彩灿烂,在愈来愈亮的西方巨星们的闪烁中,虽略显晦暗,但却从未丧失它们独特的光彩。从资本主义萌芽和“地理大发现”时期开始,“西方冲击东方回应”模式在许多领域中也许确实是存在的。可是在近现代史上属于后发者的东方各民族并非许多西方中心主义者所想象得那样落后、笨拙和一尘不变。尤其是在手工艺品和装饰艺术品领域,作为既无法被机械化大生产完全替代,又因植根于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之中而无法被完全模仿的物质精神双重产品,东方从未处于比西方逊色的状态。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