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法学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一)再复习一下英格兰鉴定所发展简况

在英格兰,最主要的当然是位于首都伦敦的尊贵金匠公会下属的伦敦鉴定所。还有一些在封建时代建立起来的老城镇获得了特许状,其中的工商业者能获得自由人身份从而免除许多封建义务。在这些“外省”城镇中也有金银匠活动。切斯特(15世纪初)、艾克赛特(16世纪中期)、约克(16世纪中期)、诺里奇(17世纪初)、纽卡斯尔(17世纪中期)先后获得了相应的许可,他们依此成立了自己的行会和鉴定所,纳入了官方鉴定系统。这个好处想来有二,一则是打有标的器物能被政府认可,缴纳一定的铸币税,器物可以直接由皇家铸币局回收,兑换成法定银制通货;二则是制品看上去正规,容易销售或转让。

但也有不少小城镇没能得到建立官方鉴定所的许可证,比如布里斯托尔、普利茅斯等,其中一些银匠不但会打作者标,还会打个城镇标记——这最初应该是为了与其他地方作者标类同的制品相区别,并不是鉴定标记。 

其中艾克赛特、纽卡斯尔、约克等地鉴定所大多由于最后一个登记注册的银匠退休或迁出,而在19世纪悄无声息地消亡了。切斯特则在19世纪发展成为了一个商业中心,与根据议会法案于1773年成立鉴定所的伯明翰、谢菲尔德两个工业城市一样一度成为了伦敦之外的银匠集中地,其鉴定所维持到1962年8月24日才正式关闭,是根据特许状建立的鉴定所中存在得最久的。


(二)来看一根翻书杖:1780年,英国纽卡斯尔,玛瑙柄银刃,长34.2 cm

其实这货是不是翻书杖咱也不太确定,在liveauctioneers.com等网站见过一些18世纪制成的被卖家成为翻书杖的东西,与这个大体类似——酷似烤肉钎子,但要宽些,最主要的是顶端没尖,非平既圆,没有杀伤力。从长度等许多地方看也符合翻书杖的特点,不过这些东西刃部为银制或全为银制,与1880年以后主流翻书杖以象牙、玳瑁的轻质材料为主不同。


·类型:矿物柄银刃

·尺寸:全长34.2厘米。

·重量:243克

·材质:刃为925银,柄由天然玛瑙雕琢而成,底部可见少量蛋白石包裹体。

·标记:代表925银的英格兰狮徽,带皇冠的豹子头标志,代表纽卡斯尔鉴定所的三个城堡标记,表明检验年代为1780年左右的印刷体字母O,无税标(英国从1784年才开始向金银制品征税),制作者标记IL IR。可能是因为刃表面中间高两边低,部分标记没有打得很完整。

·制作者:John Langlands I & John Robertson I,最常见的纽卡斯尔银匠之一,也是少数同时在伦敦鉴定所登记的纽卡斯尔银匠。John Langlands I于1753年在纽卡斯尔鉴定所注册,1754年至1757年间与John Goodrick合伙经营,后者于1757年去世,此后John Langlands I独立经营了一段时间。与John Robertson I的合伙是从1778年开始的,1793年Langlands去世,其妻子遂继承其在工坊中的权益,与John Robertson的合作最终止于1795年。Robertson也是纽卡斯尔本地银匠,与Langlands家的合作结束后,曾在1795年到1796年间与另一银匠David Darling 合作,后独立经营直到1801年去世,工坊可能由其妻Ann Robertson接手,其子John Robertson II在1799年成为Thomas Watson的学徒,1811年起与John Walton合伙经营。

·多图:

 

(三)为何外省鉴定所也要打伦敦豹子头标? 

可以看到除了代表纽卡斯尔的三个城堡标志外,这件东西还打有一个带皇冠的豹子头标——即模拟当时伦敦鉴定所的标志。为啥要打这个标?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就是没机会说,哈哈哈。这个标有啥意义?其实我很早就知道这个标就是没啥意义,哈哈哈。 

这事儿说来很简单……其实吧,那个啥,就是……就是……英格兰议会的老爷在制定1719议会相关法案时,把一贯低调的外省鉴定所们给忘了…… …… 

以至于在法案中竟然写这么一句:(对于所有经化验纯度达标的器物)shall be marked with the workman's mark..., and with the the figure of the Lion Passant, and the figure of a Leopard's Head(必须打上工匠标记……,以及脸朝正面向右行走的狮子图案和豹子头图案)。

 

该法案从1720年6月1日开始实行(重复一遍,当时的鉴定所在6月开始换年份标记),其结果是,艾克赛特、纽卡斯尔、切斯特、约克四家从这年起非常淡定地把毫无意义的豹子头标加进来了,艾克赛特后来玩儿得无聊了,在1777年去除了这个标。1773年才成立的伯明翰和谢菲尔德鉴定所则直接无视此条法令中的无理要求。 

脑袋大,身子小的文章至此结束…… 

(完……THE END)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翻书杖 银器 鉴定所 法学 英国 银标 银器知识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3766

自1886年德国规定使用800等千分比数字的纯度标志以来,挪威、芬兰、意大利、苏联/俄国(1954起)等先后在金银制品上改用千分比数字,保守的英国人也最终通过了《1973年大厅标志法案》(Hallmarking Act 1973),开始在所有贵金属制品上全面使用了千分比数字。

然而,历史上绝大多数银制品纯度标准并不是用千分比数字来规定的。不了解西方银器纯度规定的基本原理,容易误将一些数字错当做百分比或千分比纯度标志,也容易导致一些真正的纯度标志被当做无法理解的奇怪数值。

最近就有人问,说美国马里兰州巴尔地摩市最著名的Samuel Kirk & Son公司的早期银标很奇怪。较晚期(即南北战争结束的几年之后)的银标基本就是公司名,然后跟
“925/1000”或“STERLING”来表示925银。但早期的银标是这样的“S. Kirk & Son  11 OZ”。美国很多银制容器会带有个表示器物容积的数值标志,比如“3 PINTS”(3品脱),那这个11 OZ是说这样东西重11盎司么?显然不是,因为不管东西多重,凡是这一时期的Kirk制品都打“11 OZ”。


“那这到底是什么呀?”

“是纯度标记”,笔者略一沉思,恍然道。

“但这明明是个重量啊?”

“其实吧,许多欧洲国家以前的银器纯度都是用重量来表述的。”

“啊?!”

——由此,笔者发现了一个西方人几乎都理解的常识性问题,在国内的收藏和研究界还未被普遍理解。金银制品的纯度,准确地讲是重量纯度。纯度为900的意思不是说体积为1000立方厘米的银锭里必须有900立方厘米是银,也不是1000摩尔的合金物质中900摩尔必须是银,而是说“1千克重的器物里必须有900克是银”——古代欧洲人用的纯度表述法也是这样的,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当时的重量单位不是千克和克。


比如俄国银器上常见的84、88数值标,拿84为例,它的法定含义是:凡打有此款识的银器,每1俄国金衡磅,里面必须至少含有84兹罗提尼克(zolotniki)重的白银。因为在俄国1金衡磅等于96兹罗提尼克,因此纯度是84/96,即875。88也就是916.6(6循环)了。


(左边的“双头鹰下的К.ФАБЕРЖЕ”为彼得·卡尔·法贝热的公司的商标,右边的“84 头巾女 ИЛ”应该是当时圣彼得堡鉴定所化验师Yakov Lyapimov在化验后打的鉴定标志,其中84为纯度值。)


同理,在神圣罗马帝国范围内的高地德语地区(基本相当于现在的德国和奥地利)及其统治下的东欧地区(如波西米亚和匈牙利),长期使用12、13这样的数字来表示纯度。其中13代表了13 Löth,其含义是“每一马克至少含纯银13 Löth”。由于在上述地区1磅(Pfund)=2马克(Mark)=16盎司(Unzen)=32 Löth,因此1马克合16 Löth。由此可知,数字13代表该器物的纯度为13/16,即812.5。依此类推,12就相当于千分比纯度750。

再次思考“11 OZ”这个标志的含义,也就豁然开朗了。根据英美重量标准,1金衡磅为12金衡盎司,因此这个11盎司其实是说每金衡磅含银11盎司。11/12合千分比916.6(6循环),也就是一般资料上常说的Kirk公司硬币银(Coin Silver)纯度917。

最后来分析下英国的银器纯度。我们都知道,至少从都铎时代起,英国银币银器的纯度就是925了,17世纪末进行了币改,提升到了985.4,不久便失败了。18世纪初925被恢复,985.4也未被废弃,成为了可选标准。那么这两个纯度标准是怎么制定出来的呢?

正好,币改失败后的1719年的议会法案Act for Laying a Duty on Wrought Plate同时表述了这两种标准,翻它的原文最方便,里面是这么说的“From and after 1st June , 1720, all silver vessels of plate or manufactured of silver shall not be less in fineness than that of 11oz. 10dwt. of fine silver in every pound troy, or of silver less in finess than 11oz. 2dwt. of fine silver in every troy pound”——从1720年6月1日起(当时6月1日是鉴定所新一年的开始,从那天开始换日期标志),对于所有银制容器或其他银制品,每金衡磅必须含有不少于11盎司10英钱的纯银,或每金衡磅不少于11盎司2英钱的纯银

我们知道1金衡盎司=20英钱(dwt/penneyweight),所以“每金衡磅必须含有不少于11盎司10英钱的纯银”即纯度不能低于11.5/12,折合成千分比是985.3(3循环),既然绝对不能比它低,保留一位小数时就不能进行四舍五入,因此只能写成985.4。“每金衡磅不少于11盎司2英钱的纯银”即是说纯度为11.1/12,当然也就是英美最常见的925银的来历了。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金银器 银器 纯度 法学 鉴定所 银标 银器知识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5243

英国银器上的标志很具有代表性的,最多可包括作者标、城镇标、鉴定所标、日期标、税标、纯度/地区标这6个标(不算一些厂商打的地址和商标,以及专利标志等的话)。其中作者标和城镇标是作者自打,另外四个是鉴定所打。此外,还有一些个别年份用的纪念标志,对于少数获奖公司用的获奖标志等,本文暂不涉及这些。

曾经有鉴定所的城市包括中世纪就有一定规模的城市,即伦敦、约克、诺里奇、纽卡斯尔、艾克赛特、切斯特、爱丁堡和都柏林,以及新型工业城市包括伯明翰、谢菲尔德和格拉斯哥,这些地方的银器打作者标、鉴定所标、日期标、税标、纯度/地区标。

没有鉴定所的乡村一般只打作者标,一些小城镇(大多是从本地大贵族的要塞或者有一定规模的港口发展起来的)的银匠还会自发地打个城镇标——有的可能是本地的某种类似行会的组织所倡导的,有的则可能是在当地的历史上的某一个或几个小有名气的银匠开始做了,其他的效仿。其中一些乡村或小城镇银匠制作的银器还可能被送到有鉴定所的城市去鉴定,这样就可能打满所有可能的六种标。


值得注意的是,19世纪前后的约克、诺里奇、艾克赛特等英格兰小鉴定所在许多小银器(如小勺子上)不打鉴定所标,有段时期伦敦的小银器上也不打豹子头标,这样几乎只能根据行走的狮子(代表英格兰或925纯银)、日期字母和银匠的信息等来与伦敦鉴定所的相区别。

关于城镇标和鉴定所标在市面上的银器上的常见程度,个人排序如下(英国海外属土和殖民地不纳入探讨范围):

1、特别常见:伦敦、伯明翰、谢菲尔德
2、较常见:切斯特、爱丁堡、格拉斯哥、都柏林
3、少见:艾克赛特、纽卡斯尔、部分苏格兰小城镇(Aberdeen、Dumfries、Dundee、Greeknock、Inverness、珀斯)

4、极罕见:约克、诺里奇、所有英格兰小城镇(如普利茅斯等)、所有爱尔兰小城镇(如基尔肯尼等)、其他苏格兰小城镇、海峡群岛(根西、泽西)

下面是个1870年纽卡斯尔鉴定所打的标志:

 

[更多图例请见此文底部:www.3exware.com/home/article.asp?id=100]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银器 法学 金银器 古董 银标 银器知识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2 | 查看次数: 3548

  发现许多学者有两种武断的思想倾向。其一是找到一些历史上的名人的话语,不管其实际作用如何,都一定要设法将其与后来的思想风气的改变相联系,认为两者有因果关系。其二是总设法将某些现象与特定国家和民族的某些历史现象联系起来,夸大其地域特殊性,强行解释为某个民族传统。

  对于前者,《评“宪政超验之维”》一文中已有举例。对于后者,前两年曾看到强世功先生在2007年到2008年初的《读书》上发表了一系列《湘江边上的思考》,其中有一篇将内地与港澳的“一国两制”思想解释为来源于中国古代边疆治理思想,或者至少中国古代边疆治理的策略对该思想有重要影响。当时我就觉得此观点过于牵强,只能作为一种猜测,而不能算之为观点。

  我当时曾经做了一个表格,从人口占母国总人口的比重、与母国人的语言差异、经济占母国生产总值的比重、是否遵守母国宪法和法律、是否向母国纳税、是否有独立于母国的海关等等,对中国香港、英国王室领地(马恩岛及海峡群岛)、波多黎各(美属)等进行对比分析。可以看到它们大多有超然于母国的自治的政府,其民众不需遵守母国宪法的主要条文,甚至有独立行事的海关。可见,一国两制属于政治运作上常见的那种对具特殊历史和文化形态的地区的妥协和让步,是任何明智而有远见的政治家的正常判断。在无法从行政方式上将某块新获得主权的领土与其他领土立即同一化的情况下,给予这种特殊自治权是非常正常不过的,毕竟文化差异只有时间才能抚平。

  实际上,“一国两制”并不是中国人率先发明的,历史上曾有一些类似案例。1809年芬兰被沙俄占领后,沙俄就处于一国两制的局面:在俄国本土仍实行封建农奴制,在芬兰却实行君主立宪制,沙皇兼任芬兰大公并在芬兰驻军。芬兰的所有边境口岸和海关均保留,与俄国本土的过往贸易仍照常收税。除了20世纪初的少数几年外,芬兰议会保留了大多数立法权限,俄国的大多数法令、标准都不在芬兰实行。如果忽略政治制度形态上的不同,那么这跟奥斯曼人管理埃及的方式和查士丁尼时期的东罗马帝国对以迦太基为中心的马格里布领土的管理方式也差不太多。

  如果翻开世界主要国家的历史,可以看到它们都曾经——甚至现在依然——拥有各种“藩属”性质的领土、领地、海外属土。这些地区与母国的政治关系有疏有密,自治权有大有小,有的仅仅只是名义上的隶属,有的则较大程度上受母国控制。其中不少在法理上具有模糊性,使其母国并不完全符合现代主权国家的定义,因而很多情况下,“国”仍旧意味着“Country”而不是“State”,中国不是唯一的例子。

  因此英国一些法学家才认为没有成文宪法并不是什么问题,成文的宪法只是真正的“宪法”的一部分,真正意义上的“宪法”并不只是议会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前通过的宪法文本本身,而实际一直都是由各种成文的、不成文的、国内的、国际的法令、法规和条约中的有关条款动态组成的。

2011年6月25日晚 起稿于 无锡锡山
2011年7月10日晚 整理于 上海

Tags: 政治学 法学 书评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3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