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文化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查理·狄更斯同事及好友Henry Morley教授的纯银“大砍刀”,带原包装盒:


·类型:全银军刀型,可视为翻书杖,军刀造型的翻书杖较少。我还见过几只玳瑁刃的,不敢买,买了根风车木刃的,以后一起贴出来。 

·尺寸:全长38.1厘米。 

·重量:198克  

·材质:925银 

·标记及铭文: 

1)包装盒正面有哥特体字母H.M,为所有者(即受赠人)Henry Morley的姓名缩写。 



2)盒内绒布上有烫金文字“Watherston & Son, 12 Pall Mall East, London”,是提供定制和包装服务的零售商的名称与地址。 



3)器物的刃部有鉴定所标记:英格兰狮子徽(英格兰925纯银)、豹子头(伦敦鉴定所),大写字母O(1889年)、维多利亚头像(纳税标记)。还有作者标记“WJ PD”。 

4)刃部刻有5行文字“To Professor Henry Morley, from a grateful audience at Highfield, July 1889”(致亨利·莫雷教授,住在Highfield的心怀感激的听众增,1889年7月),其中第一行的“To”和最后一行的“July 1889”为装饰线体,中间三行为哥特体。手柄一面有一处用于刻族徽的留空,当然没必要再用,也就空着了。


·制作者:Jackson & Deere,即William Henry Jackson与Peter Henderson Deere两人合伙开办的银匠铺,1887年5月6日注册于伦敦鉴定所。其前身为1877年左右成立的银匠铺Jackson & Chase,1883年6月9日拆伙Chase离开,Jackson继续,但未立即更名。1887年与Deere合伙,1895年3月16日拆伙Deere离开,Jackson再次单干。1905年左右更名为W.H Jackson & Son,1910年左右停业。Jackson与Deere合伙期间的店址在:68 Moreland Street, Goswell Road, EC。  

·受赠人:亨利·福斯特·莫雷(1822~1894),19世纪英国作家、文学教授,早年还从事过药剂师、记者等职业。他先后就读于德国Moravian学校和伦敦皇家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www.kcl.ac.uk)。曾为泰晤士报下属的杂志写作,是英国文学巨匠查理·狄更斯的好友,并在1851~1859年间供职于狄更斯的文学杂志Household Words。1865~1889年期间担任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www.ucl.ac.uk)英国语言文学系教授,是历史上最早期的文学教授。他曾编写多部文学书籍,有些至今仍然流行。他一生共编撰图书300余种。此物赠送日期为1889年7月,应该是他即将退休时收赠的。 

·品相:完好,几乎没有使用痕迹,原盒亦完好。 

·完整图: 







*背景图为狄更斯之女对文学巨擘查理·狄更斯的回忆录,刊登在《妇女家庭杂志》(Ladies' Home Journal18933月号上。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文学 历史 文化 传媒 银器 很文艺 很暴力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3296

在首博避暑遇到的中国金银器等

那天帝都最高温度39度啊,哥觉得在到京以来一直没有运动开,因此在马路上乱晃,后来晃啊晃,太热了就晃进首博(注意,简称CM——Capital Museum,而不是SB,哈哈哈 )了。

 

行进路线——当然玉渊潭里的那段水路是绕过去的不是游过去哒,20公里有木有:



上了三楼:











这两个是复制品啦,不过说明明清时代的京派花丝嵌宝工艺就已经到顶峰啦:



下面这个俺第一反应……chatelaine?法国城堡女主人有木有!



















这个太监居然有这么西式这么女式的戒指……不是老佛爷赏的吧?







画珐琅八音盒,可能是铜胎的:







铜鎏金珐琅四明钟,应该是法国的:



英国茶具三件套:茶壶-糖缸-奶缸(超级普品),茶壶柄估计是非洲黑紫檀(风车木)制



美国银汤釜



英国银咖啡/茶叶搅拌勺一打+糖夹



好巨大的八音盒:



拍了n张都糊了,不过看到表外圈儿镶的种子珠了!



英文翻译各种不给力



四楼是个啥明清精品展,金银器、瓷器、造像、家具、书画、杂件啥都有,只看得懂金银器。
足金清执壶,但感觉像明:











其实不管明清俺都不懂的。









乌纱帽,保不保?











上面介个无才老西建议翻译成 silver filigree oval basket with handle and cover

下面是个高浮雕金盘子,有龙等动物隐藏其中,这张总算争气了拍清楚了:





































这个小桃子拍了好多张就是木有不糊的,又不是在搓麻将!















城堡女主人又来啦?





下面这付金镯子应该是有款的,但看不清……







又是金执壶,不过拍了几张正脸都很悲剧















葫芦里卖得神马药?













下面这个点翠的毛掉了好多:









下面只是跟金银有点儿沾边儿,一个金+玉(左后方的玉瓶底部其实也是个素金盘子),一个银+漆:








 
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金银器 银器 博物馆 首饰 历史 文化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2862

这是政治的本质么?

很显然,没人会想要独占所有资源让其他人通通饿死。毕竟人需要的是财富(金钱是其表征,商品和服务是其实质)而不是原生态的自然资源,因此人必须依赖于他人的存在——即他人的劳动。(其次一点,由于个体岁寿有限,不得不需要一定数量来保持种群的永续发展


既然必须与他人共存,共享有限而稀缺的资源,那么就需要一种机制来决定哪些人是可以与之共占资源的(自己人),哪些人是应该从地球上消失以让出资源的(敌人),哪些人是可以一同分享成果的(公民),哪些人是用来压榨奴役以创造出成果的(臣民)。这种区分敌我主仆并区别对待的活动即是“政治”。而区分敌我的方法无需运用理性、绞尽脑汁地去寻找,可以直接发端于人之天性,敌我的天然分界点乃是:小到家族乡里为血缘,大到民族国家为文化。


与我等的文化不同,便是异类异族异己,是我变强时用来欺凌的对象。而且一旦涉及关乎我自身发展与命运的重要资源(在农牧民为土地草场,在工商民为能源原料),异己之辈自然被作为驱逐、剥削、奴役,甚至“最终解决”的目标,此或政治之本质及主要功用。文化差异不似会有消失之日,因此必将长期作为国家间,甚至一国之内不同族群间区分敌我的一根重要标杆。人类历史上经济、政治、文化三者的互动与张力即来源于此矣!

 

Tags: 政治 经济 文化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2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