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即正义:义与理性的分类与准绳(狂想录·总论五)

 仁即正义:义与理性的分类与准绳


“义”是群体利益的历史表现。由于历史决定了人们的文化传统和习俗,因而也决定了一个群体(指国家、民族之类)的存在方式,因此这里的利益并不全是这个群体可以直接得到的真金白银。宗教、民族感情、理念这些历史遗物对某个群体的“大义”的内涵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但是“义”在相当程度上仍然是来源于人的理性的。


当一个群体的决策者(或者统治集团)在做出一些重要决定,特别是与本系列的主题——战争有关的决定时,有三个因素会在这一过程中起决定性的作用:

1)这一决定与领导者们,以及整个群体中与他们有密切关系对他们有较大影响力的部分人的利益或“政治利益”(参见附二)是相符还是相悖;

2)是否有办法使群体中的大多数人对决定表示接受——对越民主的群体这点越重要,极力宣传该决定对整个群体大多数人有利的一面,或借助宗教等文化理念进行煽动是提高支持率的重要手段;

3)决策者的理性。


那么理性又是什么?纵观“理性”这个词的发展史,可以看到,它有两种区别明显的主流含义。一种理性用于判断行为是否符合正义,这是真正的理性。而另一种理性则用于判断行为是否对自身(在可预见的中短期内)更有利。后一种理性是基于数值计算的功利主义的工具理性。


举例而言,一家工厂如果直接将污水排放到自然水系中,年利润一百万左右,如果对污水进行处理要一次投入两三百万购置设备,每年还要额外花费几十万。在没有严格的法规,或者有法规但不存在严格有效的外部监督的情况下,那么这家工厂的决策者就可以自主决定。他们可以以正义的富有良心的理性来做出处理污水的决定,也可以根据基于对眼前利益的计算的工具理性做出直接拍污的决定。


很可惜,随着“理性”这个词的发展,后者逐渐成为了主导,许多国家——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民主国家——主要是依靠后一种理性来进行决策的,还将这种理性美其名曰“国家理性”(reason of state)!其结果是在现代化发端至今的数百年历史上,科技较发达、政治较民主的“文明”国家每每做出令人发指的野蛮行径,而他们口里心中的野蛮人正是被掠夺、欺凌与屠戮的对象。至此“义”不再来源于正义而来源于利益的计算——而这种利益通常还是短视的,正义则沦为借口和宣传资料。


那么到底何为正义?普世的正义显然是不存在的,但是判断是否正义的标准并非完全没有,一字以蔽之,“仁”也。“仁”在中文里的内涵外延都给人模糊不清的印象,但就其实质,自认为可以借用经济学中帕累托有效的概念来比拟。所谓“帕累托有效”是指做一件事其结果使一些人处境变好的同时没人因此处境变坏。对于“仁”而言,上面这句话中的“人”应该是人的全体,而不仅仅是本群体内的人,甚至本群体内的部分人。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决策使群体中的某些人得到好处的同时,如果危害到le群体内的另一些人、群体外的某些人,甚至未来的人的正当利益收到了损害,这便是非仁不义的,是不公平的,是野蛮而非文明的。而且这种对群体中某些人或群体外某些人或人类未来有害的活动一经积累,必然会导致内部的社会矛盾激化,或外国外族人的报复袭击,或对后代和人类自身的危害。


当然,“帕累托有效”的理想主义状况很难达到,很多决策必然要影响到某些人的利益,对于合法合理的利益遭受损害的情况,应当给出合适的补偿。但是这并不容易,表面上看是个技术问题,只要有个中立机构经过严格的计量和论证来确定每个受影响的人的直接、间接损失,甚至对未来机会的损失就能得出补偿数据。但实际上损失是无法通过计算来准确界定的。比如某国某地的政府要将某幢旧楼拆去建绿化,这幢楼下有个自有产权的店铺,这个行为会为店铺所有者在未来带来多少损失呢?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不管你用现在的营业额,过去三年的平均净利润,去年的利润乘以近几年增长率的平均值,还是其他的什么来估计都不会是准确的,甚至很难说哪个更合理。此外,除了经济利益上的影响之外,有些活动会造成一些人心理上、感情上、精神上的损失,这些更加没法测算。更有一些补偿的合理性在双方之间存在严重的争议。可以说补偿的难点总是在于确定哪些利益是合法合理的及其数量多少上。


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无论如何“仁”依然应当作为“公平与正义”的核心实质,是真正的义和真正的理性的标准。目前现实中来源于历史和习俗的“义”,受到功利主义的工具理性、国家理性的影响和绑缚,自然只能得出“仁可以兼义而义不可义兼仁”(冯友兰)的结果,这也是许多名义上的“义”举不断面临困境和挑战的本质原因。原儒所倡导的“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董仲舒)正是对真正的义和符合这种义的真正的理性的呼声。兼顾各方合理利益、兼顾现在和未来的“仁”才是引导人类迈向和平时代的唯一途径。煌罗万象的大宇宙所给人类带来的即无穷无尽又总显稀缺的资源,以及由这些资源所带来的财富和利益,对于它们的分配问题,应该是一种科学化的技术问题,并带有人性的关怀,但却成为了引致入侵与报复的链锁循环的最主要原因。

 

(“人类迈向和平的唯一途径”狂想录·总论完)



[本日志由 kmzs 于 2012-09-30 11:07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政治学 伦理学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370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支持Gravatar头像.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5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