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战争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六一节的断章碎语

现代新闻的主体内容就是天灾人祸(某台除外),这几年上镜率最高的人祸不外乎“欧拉伯与西亚北非问题”(内战、政变、联军进攻、奥斯陆与图卢兹枪击案)和“美国房债与欧洲国债问题”,古代历史矛盾,近代殖民恶果,现代跨国劳动力供给,当代无厘头金融评级,前卫而超出人智的金融衍生品,凡此种种搅合在一起,显示出,人类已经老了,滑头而顽固。六一节万岁!淳朴万岁!

 

Tags: 政治 经济 国际政治 金融危机 战争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2672

战争的目的(狂想录 附2)<稿>

 “人类迈向和平的唯一途径”狂想录

附2:战争的目的

战争大体是政治活动的一种,而且就历史来看是最主要最引人注目的一种政治活动。因而绝大多数情况下战争是基于统治集团的利益所发动的,这种利益往往不是直接的经济利益,而是间接的,预期性的,因此我将其笼而统之的称为“政治利益”。

“政治利益”到底是什么呢,总体来说,就是设法维持政权,增强统治力,扩大统治范围,通过这些可以使统治集团及其支持者在今后获得更多的利益和名声。

其中“维持政权”比较好理解。有些战争是在统治集团的政权不稳固的时期发动的,其主要目的是制造外部压力,创造共同的敌人以便转移国内矛盾,或者是做出对外部强权势力的反抗以平抑内部的不满情绪。阿根廷率先挑起的马岛战争和慈禧支持义和团去进攻使馆区,都属于这一类。

“增强统治力”与维持政权也差不多,通常是在统治地位较稳固,甚至多是在刚刚稳固的时期发动的。目的主要在于一雪前耻、彰显国威一类,也有的是为了控制某种关键资源以获得国民的更多支持。

而“扩大统治范围”在封建或更早的时代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目的,国王、领主们通过吞并别的国家或别人的领地,并由此可以在以后获得税收在内的许多利益,这使得历史上的骑士、武士阶层长期乐此不疲的反复发起战争。

除了对个人私欲的预期之外,统治者发动战争偶尔也受到义的影响。比如拜占庭帝国的一些统治者一直力图恢复整个罗马帝国的疆土,恢复大罗马帝国的光荣与梦想不只是利益两个字就能涵盖的,这在一定程度上是这些自称罗马皇帝的家伙们自然而然试图去追寻的大义。

但是,一般看来发动战争对于统治集团而言主要是为了政治利益——即对个人私利的预期。但同样投身于战场的,支持甚至参与发动战争的百姓们,相当程度上是受“义”的蛊惑。

无论如何,一将功成功成万骨枯。所发起的战争如为利,则利不足以抵命,无命则何谈利,得利者何人顾及死者?所发起战争如为义,如圣战,则定为义所诓骗……
 

Tags: 政治学 伦理学 战争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3315

“九·一一”十年祭

我还记得在九幺幺事件的第二天,我曾在高中历史课堂上说,这是“被文明人视为野蛮的所谓野蛮国家”向被“野蛮人视为野蛮的所谓文明国家”的反击。虽然有些拗口,但似乎没错。十年多来世界依然如此,各种国家带着他们各自特有的野蛮方式任由甚至支持国内外的各种野蛮分子横行于世,直到对己不利的事情发生。

 

亨利·亚当斯曾经说过:“政治作为一种实践,不管它如何表白,始终是有条不紊地煽动仇恨的组织。”应该还可以再加一句:民主政治作为一种实践,不管它如何表白,始终是有条不紊地劫掠世界的组织(而非民主的政治,甚至要劫掠它自己)。

 

不管怎么说,2011年9月11日对于我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有五万定期存款今儿到期了,又可以继续挥霍了,世界神马的,未来神马的,随它去!

 

Tags: 战争 政治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3207

小序

盖狂想录者,多年所积存之思维断片结合体是也。而所谓思维断片,实则不过脑残时落下之废渣耳。故凡狂想录,必皆是痴人妄语。无论如何努力拾掇,最后所得均难逃理想主义之结论。妄语非吾所欲也,理想主义亦非吾所欲也,然乃上下求索后之所唯得。虽满纸荒唐言,仅占数开赛博思贝斯,亦可算得绿色环保,便且姑妄言之姑听之矣。——糟酥

 

 

论:为何武力不可能是通往和平的途径,及如何开拓新途径

以战争来消灭敌对势利,以战争来消灭持反对意见者,以战争来消灭战争,已经反反复复地被历史证明是绝对不可行之举。

从业已或正在发生的事实来看,在现代环境下,经济、资源、尤其是技术落后的弱小一方,妄图经由武力来达成任何战略目标都几乎是行不通的,通常连战术意义都很有限。而如果是强大的一方发起战端,意图依靠实力优势将弱小的一方予以肉体上的消灭,或欲达到某种超出对方承受底线的目的,则往往会导致局势的复杂化。在后一种情况下,处于弱势的一方由于不可能坐以待毙,必然要做出反抗,如果其尚有实力可以一战,将会在正面战场发生一场普通的战争。如果已被打得一败涂地,支持者和意欲复仇者会改为袭击位于敌人后方的军事、政治设施,或就近袭击其使领馆。如果连对抗这类设施的安保力量都有困难,那么对民用设施进行无差别的攻击很可能成为其中激进派所选择的手段。因此发动恃强凌弱式的战争很可能会把看得见的敌人变成名为恐怖主义的看不见的敌人。对恐怖分子的战争不能消灭恐怖主义本身,因为恐怖分子不是天生的(天生=created by god?),而是被逼出来的。这样谁想彻底消灭恐怖主义的根源,谁就得先消灭他自己。

抛弃现实,来个理论化夸张化的草草分析。要设法达到某个目标,并且这个目标是敌方(假设是某个敌对国家的当权者及其拥趸)绝对不可接受的。如果采用暴力手段,那么只能将对方及其支持者斩尽杀绝。可惜的是地球上不存在完全孤立的个体或完全孤立的集团,这些人在其国内自然会有亲朋好友,利益相关者,同情者等等,他们很可能会继承遗志或仅仅是为了复仇而继续抗争。不考虑人道主义之类带“主义”的无谓名词,假设我们是受撒旦诅咒过的没有人性的穷兵黩武狂热症患者,我们可以选择将对方举国消灭。可惜的是地球上不存在完全孤立的国家或完全孤立的民族。该国在外国的侨胞,与该国公民有血缘关系的外国人,在外国政治避难的难民,该国周边地区的民族或宗教信仰相同的人士等等等,他们也会基于各自的理由继续报复和抗争。此外,另一些与我们有矛盾冲突的国家中,有的或许被这个前车之鉴吓得惊若寒蝉,但也有些搞不好会狗急跳墙,他们必然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由于我们是不信仰神和神他妈的没有人性的穷兵黩武狂热症患者,因此选择将本国以外的全部地球人统统屠戮殆尽听上去很靠谱。可惜的是地球上不存在完全孤立的个体或完全孤立的集团,也不存在完全孤立的国家或完全孤立的民族,我们自己的国家也不例外,民众中也有不少与被我们抹销的外国人有各种关系。执行上一步骤之后,很快我们就会发现来自内部的反对者和复仇者会接下这面反抗的大旗,我们的总统现在可能已经在剧院被里暗杀了。形式发展至此,穷兵黩武狂热症的患者们总算冷静了,搞不好现在已经变成了穷兵黩武的抑郁症患者:下一步该怎么办呢?将剩下的地球人(我们自己)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出发,走进了相同的死胡同,那就是仅靠武力要想获得世界和平,那就最终非得消灭自己不可,这不但是绝不可能去实施的和平计划,也实际上根本不是什么和平计划。既然这根本不可行,那么如果还有些什么办法,哪怕再困难,再理想主义,人类也只得向那个方向前进。

所谓和平,就是以非武力手段来解决任何看似无法调和的争端和冲突。要让人放弃武力手段,实际上和让人不要乱穿马路也差不多,最重要的不是赏罚和制约——这只是暂时性的手段,而最终目的是要形成一种和平至上的意识形态(乱穿马路的人需要形成保证道路畅通及人身安全至上的意识形态)。可要没命的是,有影响力的大国由于实力强大,有恃无恐,因而一贯喜欢做出坏榜样。(糟酥有言:大国不正小众歪,坏榜样带出了坏小孩,其中一个长得人人都不待见的小丑丫,名叫恐怖主义。基因不好,教养又差,自然既不温柔又不可爱。但基因不好是遗传问题,养不教,那是父之过,因此谁怪谁呢?)

要建立新的意识形态,必然要对其他意识形态进行分析、解构、消解,正所谓不破不立。要建立和平至上的理念,自认为一项非常重要工作是对争端和冲突的原因进行解构,以便让人们觉得:我倒,为了这种事情有必要掐架吗,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哎呀,肚子好痛,哈哈哈。经鄙人分析,可见任何冲突就其原因有历史的也有现实的,相对应地有文化上的也有利益上,再拆分的细一点,可以归结为情、义、利三个方面,这三者形成一种橄榄形的结构……

让人觉得行之于武力是幼稚可笑的,有助于形成一种新理念,在这种理念下既要能产生更合理的泛人类分配体系以防患冲突于未然,又要能在冲突产生后能有武力之外的更合理的方式来化解。幸运地是,通过对产生冲突原因的较靠近本质的层面的分析之后可以自然而然地推得一种思想,但不幸地是,它太理想主义,实现难度极大。要问其为何物,一字以蔽之,“仁”也。古亦有之,白浪费脑细胞了?No,鄙人不愿意纠缠于“西体中用”和“中体西用”的争论,至少在这里,这个“仁”虽有些中国古代思想渊源,但必须是符合当代和未来需要的,必须不仅是东方或西方的而是全世界的。其具体细节和内涵,远非一个半夜失眠胡思乱想的小屁孩在偶然脑残时就能随便磕得出来,只能暂列几条,其余尚需要吾辈继续求索。但无论如何,人类哪天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成年了,嗯,人类啊虽已远离襁褓,但还处于幼年期。

Tags: 哲学 政治哲学 战争 政治学 伦理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4 | 查看次数: 4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