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宗教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本文末尾将展示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桩怪现象。)

    神道一词是在佛教传入日本并有一定影响力之后才出现的,是对当时日本传统信仰和相关文化的统称。神道信仰实际上是一种精灵崇拜,祭拜好的神以祈福,祭拜恶神以使其不要作祟。日本的远古历史空白点众多,在京畿腹地形成最初的统一国家的时间也不确定,因而宗教的形成和发展历史也不甚明了。神道教多半是由各部落或部落联盟的信仰和相关文化发展而来的。在八世纪官方编撰了《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两部半传说半历史的书之后,这些每个地方各不相同的信仰才被统一在了一个外壳之下。

    可以说编撰这两部书以及对其中的内容进行宣传,就是为了形成统一的神道教外壳,而要形成统一的神道教则主要是出于政治考量的。政治家想到去利用信仰进行统治,这在世界各地似乎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据这两部书的内容记载,处于神道教信仰最顶端的别天神属于虚神(并没有“人性”,属于“宇宙的大智慧”之类较抽象的存在),往下一的是级别较高的大神。其中有一对(伊邪那美神与伊邪那岐神)传说是世界的创造者(或许说是日本诸岛的创造者比较合适),其后代天照大神的孙子琼琼杵尊奉命成为了日本的统治者,即初代天皇。这样君权神授的理论就完成了,真命天子的地位也就确定了。

    随着这类思想深入人心,历代天皇由此得到了神的地位,源自古代豪族的天皇家族由此确立了不可剥夺的皇统。不可废辍并取而代之的天皇家族诞生了,即便历史上可能有三次血缘中断,但总体上说至少要是这个家族的远亲或名义上是这个家族的成员才可能继承皇位。日本的历史是人类史中的一个异类,最早被外族占领的记录可能是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美军占领。这样在漫长的历史上,天皇即没有被外族推翻过,他人又无法僭称为帝,因此也就不存在中国、朝鲜等国这样直接了当的王朝更替。由此产生了更奇怪的怪事,有几个时期各种徒有虚名的统治者使你搞不清政权到底在谁手里,到镰仓幕府的中晚期,这种状况达到了鼎盛。要把这件搞怪而有趣的事情说清楚,必须要简单介绍下从大化改新到镰仓中期的政权更替情况。

    大化改新之前,天皇的权利较弱,受制于旧贵族和权臣等。在改革后,天皇集权制得以确立,上述两部书也编撰于其后。在一段时期内,为了维护“神”的血统,皇族处于族内通婚的局面,因此可以看到不少皇帝在死前或弃位时,如果皇子很小,他们会将皇位直截了当地传给自己的老婆甚至老妈。这在人类史上也十分罕见,在欧洲和其他地方,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是传位给幼子并指定由妻子、母亲或其他近亲担当摄政。

    到了九世纪中叶,藤原家开始掌权了。藤原家的第一代是在大化改新后不久开始得势的中臣镰足(后改姓藤原,按中国古代的说法,“氏以别贵贱,姓以别血缘”,古代日本人在发迹后改姓也是了与其他同族人进行区别,木下秀吉先改姓羽柴再改姓丰臣以及松平家康改姓德川都是这个道理),随后分为了东南西北四支。由于叛乱失败和流行病爆发等原因,到了九世纪中期兴盛的就只有藤原北支了。此时这支的势力之强大,打破了天皇人选主要以族内通婚所生之子为主的状态。在随后的171年中,12代天皇均是上任天皇与藤原家的女子所生,藤原家成为了朝廷的外妾和最主要的权臣。藤原家的族长垄断了太政大臣这个最高文官职位,并又创造了关白和太阁这两个新职位,前者是天皇年幼时的辅政官,后者是天皇成年后的辅政官。换句话说,藤原一族的族长集内阁总理和摄政大臣两大职权于一身,基本上可以完全代替天皇发号施令。

    当时藤原家的权势与法兰克王朝“懒王”时期的宫相丕平家族不相上下,但由于深入人心的皇家血统的神性,使藤原家的族长不能像矮子丕平那样推翻前朝,自立为王(虽然此时天皇本人的血统更接近藤原家而不是自己的本家)。因此当藤原家送入后宫的所有女人都没来得及给天皇生出孩子皇帝老儿就去了的时候,也就是藤原家开始失势之时。后三条天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登基的,藤原家虽然保住了太政大臣和摄政关白的职务(随后虽偶有中断但一直持续到明治维新,这家的后人都名义上保有这些官职,由各分支的家长轮流担任,因而又被称为摄关家族),但后三条天皇实际上逐渐实现了亲政。他的儿子白河天皇为了不使权利再度被藤原家分享,在自己的儿子长到一定年龄之后就先行传位,而自己却以上皇的名义进行统治。为了架空藤原家把持的内阁朝廷,上皇设立了自己的办公机构,称为院,从而开了院政的先河。

    在天皇-摄关-上皇各自一套搞得人眼花缭乱的时候,大化改新时期形成的律令制和公田公领制已经接近崩溃了。不受各种律令和国法管制的庄园领主逐渐壮大,为了对内镇压佃农暴动对外抵抗公家维持公田公领制的努力,武士阶层应运而生。本来受雇于地主担当管理和保护私人庄园的任务武士阶层逐渐代替了那些遥控指挥、坐享其成的大地主的无能的后人。此外,武士中的少部分是从皇室得到封地的军事贵族。其中的平、源两个氏族在几十年间不断壮大了自己的势力,而开始有了控制天下局面的能力。这两个姓都是天皇赐姓,赐姓主要是天皇赐给没能坐上皇位的兄弟或叔侄的,因此他们与皇家和藤原家都有些血脉渊源。

    利用天皇与上皇的权力之争,摄关家族的内部矛盾,源、平两家先后发动政变,并在1179年由平家的平清盛首先掌控了朝廷成立了军事独裁政权,十几年后以源赖朝为首的源家又打败了平家而夺取了天下。天皇不能由别族取代,作为一个武人应该怎么采取什么样的什么来进行统治呢?1192年源赖朝决定就任征夷大将军。本来作为非常设职的征夷大将军至此成为了常设的职位,是为全体军官武士之首。源赖朝当然无法通过皇宫、朝廷或院来实行统治,因此只好依靠自己的幕僚亲信,以将军的营幕作为统治机构,从而创设了镰仓幕府,使日本进入到了幕府时期。一切没有就此打住,咄咄怪事还在继续。源赖朝死后,他的老婆和岳父所属的北条家作为大将军的外妾以幕府执政的名义掌握了实权。由于北条家只是一个地方豪强,自己直接去做大将军无法是被广泛认可的,因而不得不名义上仍让源氏后人或远亲充任幕府将军。

    至此,地球上绝无仅有的怪事在日本发生了。这个国家有皇帝,但皇帝却只是个形式上的君主。有内阁元首兼摄政官,但却只是个空职。有上皇和专属统治机构“院”,但却只是个摆设。有作为军队总司令的征夷大将军,但却只是个受北条家操弄的傀儡。统治国家的实权人物名义上只是军队里的一个高级幕僚而已!将神道教用来协助皇室统治的不到400年后,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古今奇绝,四海无二的情形!把神道教用在政治上是成功的,它使得在皇权丧失殆尽,皇宫破败不堪,皇帝穷困潦倒的战国中期,皇室的血统和天皇的名号仍然为这个家族保存下来。然而它又是无力的,皇室家族的一个白痴也能继承天皇之位,但白痴不会拥有真正的权利,哪怕这个宗教的影响力再强大,也是白搭。

下回预告:暂告一段落,暂时没有下回了~~

查看更多...

Tags: 神道 宗教 历史 怪事 政治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3977
    宗教似乎总是要和政治扯上关系,影响力越广的宗教与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包含众多国家的地区的政治的关系就越复杂。但这些宗教多半曾被作为协助统治的工具来使用过。它们或许可以从这个角度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初创时期就被考虑用于政治统治的,另一类则是影响力扩大后自然而然的被选择辅助性的统治工具的。

    前者较为罕见,摩西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应属此类。之所以不普遍,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开国君主往往是以武力以及由高超的军事才能所带来的威慑力来维持国家统一、政令通达的。他们依靠战绩一方面震慑了野心家,一方面还能成为不少老百姓的崇拜偶像。他们不需要使用宗教这种麻烦的无法短期见效的工具。需要借助神权来维持统治的多半是他们的不肖子孙。第二,则是由于宗教带来的哲学思想、伦理道德、行为仪轨、风俗习惯等等是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渗透进社会,使大众普遍接受的。而只有上述这些被大众基本接受,这个宗教的权威才能够进一步成为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政治权威。暴力征服远比从思想上征服要容易的多,因此先用暴力打天下,再用思想治天下是古今中外的枭雄们的一贯方略。能坚持以宗教为主要武器实现君临天下的梦想、国家统一的梦想,或者民族解放(摆脱他族占领或对他族的政治依附)的梦想者,不是傻子、疯子,就是极富耐心和自信心的偏执狂。


    摩西之所以能成功地创建一个宗教来作为协助政治活动的重要工具。个人认为,一方面是由于他曾被埃及宫廷收养,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他的族人们则几乎都处在目不识丁的奴隶阶级──说白了,能够被骗得住。另一方面,这支到处受气的阿拉比亚人,经过历史上的苦难之后,他们不可能再认同自己和阿拉伯半岛或埃及的某个民族属于同一支,新民族形成的条件基本成熟。因此他们需要与周边其他部族不同的风俗和神祗以彰显其民族的独立性。除此之外,这个新的宗教的许多思想、文化和戒律来自于对希伯来人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并不全是凭空创造出来的,因而能在短时间内为大家所接受。

    而默罕默德先知创建伊斯兰教来作为统一阿拉伯半岛的最主要的手段,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无奈。四分五裂的阿拉伯半岛,南北部族对抗激烈,东西两面大国林立。他虽生于麦加望族,但却是旁支,没有军队更没有实权。除了老婆是个富商的寡妇还算有点钱之外,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看来他也只能选择宣传自己的理想来赢得支持者并逐步作大这条路,而且他得到的与犹太人和基督徒相关的信息,使他认定创建一个绝对一神论的宗教来代替原始而参差不齐的多神崇拜是统一半岛的一个必要条件。无力通过暴力征服,那么就只得退而求其次,从统一思想做起。随着势力不断扩展,羽翼不断丰满,在统一进程的中晚期,他们逐渐使用武力和宗教双管齐下的方法,并最终越来越依靠武力。在创建西起西班牙,东至中国西疆的庞大的阿拉伯帝国的征程上,最终还是选择先军事占领,随后再软硬兼施慢慢等被占领土上的居民改宗的。不过这也使得阿拉伯帝国一直处于名统实散,各自为政的状态。此外,这类政治与宗教的过度捆绑使宗教上的分裂往往带来了政治上的分裂,也使得不同宗教信仰混合的国家极易产生由宗教差异而导致的政治上几乎无法调和的对立。


    相对而言,基督教、婆罗门教、佛教、神道教等,它们则是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被有意改造并服务于政治的,他们或他们的前身并非主要以作为统治手段而被创立。但是,后天的改造实为不易。一些宗教,比如佛教很难被改造以适合政治目的,更别想依靠它来实现王权的父子相传。而更麻烦的是,如果一个君主所占有的领土只占某个宗教流行区域的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特别是当这个宗教在历史上又已经形成了不依赖君王而独立产生领袖的办法时,就会出现教权独立于王权,王权一方面要借助神权,一方面又受神权所削弱的现象。波罗门与刹帝利两个种姓的权利斗争,古代欧洲各国存在大量的生长于一国却不受该国管辖的神职人员,都显示出了已有的且能被较大数量国民接受的宗教,在被用作统治手段时的有限效果。宗教这把双刃剑,有些时候朝向自己的一面会变得比朝向别人的一面更锋利。


    很可惜的是政治家的武器库里没有什么神兵利器,他们要实现的宏观目标是存在冲突的,要协调的微观目标是会触及不同阶层的人的利益矛盾的。他们所做的一切正确的事,在绝大部分认为这些事做的正确的人的眼中,都是理所应当的本职而已。而他们所做的一切错误的事,在认为这些事做的错误的人的眼中,全部都是大谬大恶。而他们之所以打破脑袋也要得到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职位,是肯定有各种私心私欲作为动力的。他们不会是十全十美,有才识的不一定有执行力,有胆略的不一定能谨慎处事,而且还要被各种各样的人和物所束缚。为什么一神教众们期待的末日审判和由神统治的千年王国就是不来呢?说句玩笑话,可能是主正在纠结中:我再有完全神性也搞不定你们这些地球人的破事儿,与其我下来领导又无法明显改善你们的处境让你们体验幻灭,还不如留下希望让你们继续在痛苦中挣扎。

    既然政治家本来就是个强人所难的差事,更何况还没有神兵利器,那么有什么看上去趁手的就先抓过来用用吧。当然,宗教肯定也在尝试范围之内,由此创造了不少虽然不怎么为人所知,但却非常有趣的历史。1793年6月2日,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进入了第五个年头,以罗伯斯庇尔为首的雅阁宾派终于掌握了政权。但雅阁宾派的极端做法使他们迅速失去了民心,为了将人民大众重新聚合过来。罗氏想到了宗教,基督教的各种派系显然与他们的立场和观点差距过大而不在考虑之列。启蒙时代的大家和美国早期的几任总统几乎都是自然神论者,罗氏诸人也受不少影响,创建一个“神奇”的新宗教看来迫在眉睫。次年5月7日,异己早被排除殆尽的国民公会通过了罗氏一手制定的“最高主宰”法令。6月8日新宗教的罗伯斯庇尔教皇主持了巴黎的“最高主宰节”,标志着一个短命的新宗教正式诞生。就在这场闹剧“方兴未艾”之时,7月28日,新教皇大人被参与“热月政变”的群众送上了断头台,“最高主宰”立即成了过眼云烟。

    无独有偶,将时间往前拨上200年,在距法国不知几千里远的东方,印度莫卧儿帝国著名的阿克巴大帝为了调和伊斯兰教和印度教的矛盾和对立,创建另一个名为“神圣信仰”的教团。实际上这创建了一种调和性的一神信仰的与印度当时各宗教都不完全相同的新宗教团体。在他生前有数千人参加过这个由皇帝主导的新教团。部分人可能是真得赞同和支持阿克巴的理想,大部分人则多半只是去讨好他一下。反正他一咽气,这个教团就迅速烟消云散了,只在穆斯林中使他留下了不忠于伊斯兰教的“异端皇帝”的骂名。

下回预告:
是什么缔造了已经延续了1300余年的皇室家族?

[大概……兔臂可提牛的……]

查看更多...

Tags: 宗教 历史 政治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8 | 查看次数: 4367
    亚洲的白种人长期分布于从中国和印度的西部边陲到欧亚北非的分界线之间的广袤土地上。从种族这个模糊的概念来简单分类,他们大致有两种。东边的主要是雅利安-波斯人,西边在阿拉伯半岛及附近地区的则主要是阿拉比亚-闪族人。据说雅利安人中的数支在历史上曾向东西两个方向迁移。向东南侵入印度斯坦,占领并长期奴役了那里性情温和而软弱的热带土生黄种人。向西则侵入欧洲,不少日耳曼人都认为自己是雅利安人的后代。阿拉比亚人中的一部分很早就迁移到阿拉伯半岛以北的较肥沃的新月地带,后来随着阿拉伯帝国的征服过程而逐渐遍布整个中东地区,相当一部分与中西亚和北非的其他民族相互融合。而中国北部和整个中西亚的北部的其他民族主要是黄种人,他们多以游牧为生。匈奴、蒙古、西夏、党项、瓦刺、鞑靼、突厥、满族、土耳其等许多先后出现在历史上的部族或国家的名称都与他们有关。他们之间的关系无法准确地核实,根据最常用的称呼进行组合,可以大概地将他们统称为蒙古利亚-突厥-鞑靼人。


    考察一下现在仍然活跃的主要宗教的创立者,不难发现他们大多是先前提到的居住在中西亚的白人。阿拉比亚人先后创建了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关系紧密的三大一神教。被认为是犹太教创始人的摩西和基督教创立者的耶稣是希伯来人,因此可以确定是白种人。默罕默德的阿拉伯人血统是勿容置疑的,那么他的白人身份也可以确定。

    在东方,祆教是从波斯本土宗教(当然也不乏其他文化的影响)而发展出来的,可以确定其创建者琐罗亚斯德是白种的波斯人。数百年后受祆教影响在巴比伦兴起的摩尼教应该也是白人所建。

    婆罗门教(印度教)起源于雅利安人的早期宗教吠陀教。虽然婆罗门教是在雅利安人入侵印度之后才最终形成的,具体创建者无法确定,并且也一定受到不少原住民的影响,但就波罗门教四个种姓的划分来看,其最初的开创者必然也是白种人。波罗门教四个种姓中最高阶的是雅利安人的祭祀婆罗门;然后是雅利安人的“佩剑” 贵族和武士阶级──刹帝利;接下来是雅利安人中的普通族人(随历史发展,有不少其他种族也进入了这一阶层),称为吠舍;最后则是被征服的原住民,犬陀罗,以及地位更为低下的贱民。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创始者应该是那些白种的婆罗门阶层的祖先。而佛教创始人乔达摩作为释迦族的王子,虽然出生地先属尼泊尔,当时也是不过是印度北部的小国家,但能作为王子,刹帝利出身的可能性最大。因此大多数人认为他也是白人。

    南亚地区流行的其他宗教中耆那教的开创者们也应该是以白种的刹帝利阶层为主。锡克教则起源于虔诚派运动,这个运动的中后期有调和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倾向,也有一些穆斯林参加,因而锡克教分别受到两者的影响,它的创立者则多半是血统融合后的较晚近的南亚人种。


    在欧亚和非洲大陆上延续至今且有一定影响力的宗教中,不是白种人创建的为数很少,几乎都集中在东亚。其中最主要的是道教和神道教。两者的起源本就很多重,在发展过程中受外来宗教的影响也较多。道教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佛家思想的影响,也影响了整个东亚和东南亚(日韩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本土宗教大多叫道教或某道教)。而日本的神道则受到道教、佛教甚至儒家学说等的影响,后期逐渐与佛教融合(佛道习和),要不是明治时期的国粹主义和非佛毁释运动,日本的国教就会变得更加不论不类了。但这种融合的结果是无法靠搞几十年运动就消除的。比如在安土桃山时代就很有名的日莲宗,在日本之外几乎没人承认它是佛教派别。虽然人家今年还结成了个公明党,但却常被蔑称为神道教亚流。

下回预告:
罗伯斯皮尔创立的宗教今何在?

[貌似……兔臂可提牛的……]

查看更多...

Tags: 宗教 历史 人类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8 | 查看次数: 4853
    宗教在创设、形成和发展过程中,由不同人为其赋予了不同的使命,宗教的主要目的和意义有很多,比如下面这几个:

    一是团结群众,凝聚人心,统一思想。最早的原始部落的初民们选择一个自认为有神力的东西来崇拜,并用它的图腾作为本部落的标志,使大家有了更深的羁绊,从这个时代起,就已经体现了这种凝聚作用。

    二是教化人民,制定纪律,创建秩序。换句话说依靠信仰的力量使道德和法律具有约束力。在足够强大且有一定原则性的专制统治机构,或者民主的能较平等地保护所有公民的现在政府出现之前,这种力量是非常重要的。

    三是解脱痛苦,寄托精神,慰藉心灵。人的痛哭和烦恼就在于人不是万能的,世界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是不自由不自在的。人虽然能尽力做到一些事情,但总有想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和想摆脱而摆不脱的东西,人能完全自己决定的事情太少了,甚至连意识都一直是受到束缚的。因此西方人创造了个无所不能的上帝来希望获得他的恩赐,东方人则自称发现了脱离苦海的法门可以进行修道。


    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的目的,而且看来和上述三点一样都是以构建和谐社会为核心的(笑)。但是其他的那些和上面提及的第一、二条,都不是只有宗教才能完成的事情。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宗教在这些方面的重要性逐渐降低。但最后一点似乎还无法被别的东西取代。因此费尔巴哈在深刻剖析了基督教之后,在《基督教的本质》中说“宗教是人类精神之梦”。


    在后现代主义思想已经“润物细无声”地悄悄渗透在当代各种主流思想和文化中的时候,本人不太愿意使用“本质”这个十八、十九世纪的词汇。但是可以看到第三点是最重要的作用,一定程度上还无可替代的。但就这个作用而言,只能得出宗教思想必定以唯心论为主,但却不一定是有神论。的确是这样,佛教和耆那教都是无神论的宗教。许多人只知道拜佛,却当做鬼神来拜,而一丝一毫不了解佛教的理论,这简直是对佛陀的亵渎。


    至此,我们可以以有神论还是无神论来对宗教进行一下分类。其中有神论又可以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原始多神教。一草一木,乃至顽石茅厕都被相信寄宿着精灵。各种神祗中可能有等级层次,但不存在一个最高的神。这或许是从部落发展到部落联合,最终形成国家的进程中,在宗教问题上妥协的结果。这类宗教曾经遍及全球,但大多衰落消失,日本的神道教大概是保留到现代的硕果仅存的一支了。

    第二类是有主神(或者至少只有一个处于第一位的神)的多神教。这种比较多见,古希腊、罗马和埃及人在一段时期内的宗教,中国的道教、波斯人的罗亚斯德教(祆教)、印度的婆罗门教(后变为印度教)等都属于这种类型。这一类是比较混乱的,比如道教中既有位次第一的元始天尊,又有神权第一的玉皇大帝,二者无法比较谁是第一,可能放到一类半比较合适。印度教中是把梵天摆在第一还是把湿婆摆在第一,要看教派。道教和婆罗门教在初创的时候可能都是原始多神教,随千百年的发展,才逐渐向第二类靠拢。

    第三类是一神教。尤其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这三大绝对一神教,他们共同信仰全知全能的上帝。在犹太教中,此神名为雅卫,但犹太人忌讳称呼这个名字。而包括犹太人在内的阿拉比亚人的各种早期文字又都不写韵母,因此欧洲人只能瞎猜,称之为耶和华。默罕默德在创立伊斯兰教时则为了便于统一阿拉伯半岛,而用在当时阿拉伯人信仰的众多神中数一数二的安拉来给上帝命名,但通过《古兰经》可以确认他们认为和另两个一神教的教徒信奉的是同一个上帝,只不过其他那些家伙的经书有问题,咱的才是真经。

    有神论的宗教以客观唯心思想为主。尤其是一神论者基本都等待救赎,等待末世到来,等待上帝审判,善者升入美好天堂,恶者堕入地狱接受永罚。而无神论的佛教等,则以主观唯心思想为主,要求修行,自我解脱,但也相信业和果报。


    最后绕回来,看看开头提到的宗教的三个目的,看看依靠宗教能否很好的实现。

    第一条只有大家对宗教思想认识达成一致,有没有深刻的政治矛盾时才有效。宗教显然解决不了阶级种族等矛盾,对教理教义和仪式的争执更是家常便饭,反而引致更多不和,或作为分裂的接口。就一个圣餐仪式,就有用的面饼要不要发酵,能不能饮酒,它们到底实际上还是名义上代表基督耶稣的血肉(实体论与唯名论),是自己变成了耶稣的血肉还是基督的血肉转移过来了(变体论与转移论)。为了这类问题,基督教各教派,甚至同一教派的不同修会,同一修会的不同分支之间经常争论不已,甚至大打出手。

    就第二条来看,虽然各个宗教都承认“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在现世报、来世报还是到了末世一起报上有差异。但似乎只对纯朴善良无知的小人物,对在君主和教会双重统治下的愚民似乎有些效果。但当你看到在教皇在主持宗教仪式的时候指示手下暗杀因跪拜在地而不易进行反抗的政治对手;当你看到在战火纷飞民不聊生的战国时代,本该多做善行的和尚们也来淌这个浑水,逼的织田信长不得不火烧比睿山,屠戮长岛本愿寺。你就不知道这些宗教戒律是给谁设定的,应该谁来遵守了。

    而第三条则只是个美好的愿景。据称是作为观音化身的达赖喇嘛(喇嘛相当于汉语里的上人),在地球上有印度帕坦珞珈,浙江普陀山和西藏拉萨三处观音道场(注意帕坦珞珈、普陀和布达拉宫的布达拉这三个词是同源的,仅是音译的差别,“普陀”应该是根据好记的原则缩略了一下,又根据信达雅的原则选了两个和佛教搭调的字翻成的),但此君不在任何一处普渡众生,却总为了些俗人的烦恼满世界地跑。唉,还是回你的西方极乐世界,老老实实地等着接寿命奇长无比的阿弥陀佛(故号称无量寿佛)大人的班儿去吧!

下回预告:
世上的主要宗教怎么都是中亚的白人创设的?
[据说……兔臂可提牛的……]

查看更多...

Tags: 宗教 历史 政治学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11 | 查看次数: 4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