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外销银器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总的来说,去年的“海上银珠·厚德流光——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馆藏银器展”展品较为平淡,以中档作品为主。其中的礼赠银器(Presentation Silver),除了宋庆龄纪念馆提供的孔祥熙赠银碗等少数几件外,大多与政要、军事、文化名人无关,而是些相对缺乏历史影响力的人物和机构的赠物。与近年其他一些博物馆自办的以近代银器为主的展览相比,描述上的纰漏较少,不过从图录来看,还是有些瑕疵的,例如:

 

一、第11页:


 

上海宝山大场古墓出土?由整体风格、花丝编法(交织底纹为机编)和牙画看,应该是七八十年代出口换汇制品才对,或有“CHINA SILVER”款?

 

二、第110页

 

南越时期含银量极低的外销工艺品?反正不是中国的……


三、第139页,这不算是错误,只是有些古怪

 

此表自称外国首饰店,实际既包含广府商人开设的经营粤帮西式银器、首饰的商店,又有粤帮电镀厂诚锠和外侨开办的主要进口、销售日本、英国银器和饰品的新利洋行,有点儿文不对题……


四、第142页

 

Kuhn家(库恩,港译官公司)与有亲缘关系的Komer家(科莫尔,港译合马公司)都是匈牙利籍犹太商人。自19世纪末起,两家或合伙或独立地先后在香港、横滨、神户、上海、新加坡、孟买、加尔各答投资经营十余家销售中日美术品的商行。上海Kuhn与新利洋行的关系类似于一家店铺两块招牌,负责人均为G.M·博伊斯(这一状态约维持至一战结束为止),新利洋行代理Kuhn输出的日本货的同时,还代理谢菲尔德第一大厂马平与韦布的英国制品,实际是同时存在,而非名称变更。库恩与科莫尔商会和马平与韦布,在鄙人的《英国重要金匠、厂商与设计师》及《(主要)日本银器商考略》中均有数页篇幅的专题介绍。


五、一些西式器的命名略欠妥,除下例外,几个西式或中西合璧风格的奖杯、纪念杯类器具被描述为“爵杯”,也不是很合适。

 

实为带盖黄油碟/butter dish,内有玻璃内胆,放切成小块的黄油备用,为早餐等所用之器具

 

召苏 2018年9月5日 于茸城修是盦

Tags: 上海市历史博物馆 银器 外销银器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1

 在去年香港海事博物馆的中国外销银器展开幕时还处于待出状态的香港《沐文堂收藏全集——中国外销银器》卷,终于在年初问世了。沐文堂的收藏种类丰富,关善明先生能对外销银器有比较深入的了解亦属不易。但总得来说,他们所参考的资料仍以几种外文老书和一些与本主题关系不大的中文资料(如清宫银器相关图书)为主,没有查阅本世纪以来的国内研究成果,比如中国外销银器方面的专题论文和陈志高先生《中国银楼与银器》的外销卷等,因此几无新意。而导言部分中,将“上海老凤祥、Luen Hing”等产品众多的银楼商行例入“见于资料但未见实物”的出品商名单中,实令人费解。与香港海事博物馆图录同样的阴錾与阴刻混淆问题也依然存在。图录正文中,伦巴H款(浩兴)的所有者被写为“和兴”(p272),不知所据为何?上海九牌大同行的杨庆和发记被指状况“不详”(p328),同样不太应该——即便没读过《中国银楼与银器》和《海上银楼简史》,但仅靠网上搜索,也当能有所斩获。

 

  略去此类文字方面的瑕疵不表,沐文堂中还存在误藏非中国银器的情况,包括:

 

1、Cat. 42 (p58-59)  此三件“李義興”“原銀”款圆盒,为泰国华人制三层槟榔套盒,产地不是广州,大概是曼谷。

 

2、Cat. 163 (p402-403) 此件墨水台为越南产,可能为南越时期西贡制品(南北统一后的出口器多有款),估计是近年来被某好事者(骗子的一种委婉说法)后打WH款,伪装做中国外销银在国外拍卖。

 

3、Cat. 180 (p436-437) 花丝手链,与下面的勺子情况类似,可能为西方制品。

 

4、Cat. 198 (p472-473) 此花丝银勺为西式茶叶勺,估计为南欧制品。这类风格的花丝银器不唯清早期我国宫廷所独有(康熙时期的宫廷器有外来的可能),也是近东-南欧地区的特色,还随葡萄牙人、西班牙人(可能还有阿拉伯人商人,以及跟随荷兰殖民民的亚洲人),而带往印度、海洋东南亚(马六甲-巴达维亚)、日本(如今日的秋田银丝细工)、拉美。不能因为康熙时代我国出产过类似的器皿,就全归于我国外销器。

 

5、Cat. 199 (p474-475) 此类手杖头为典型法国殖民统治时期越南中北部制品,如果关注法国古董市场的话,一年至少能见到十几根类似的。

 

6、Cat. 212 (p500-501) 此花丝银手袋为泰国或海峡(新马)华人作品,不能因为有“福”字就“确定是中国制品”。这类有黄铜或白铜镀银的,遇到小心。

 

7、Cat. 213 (p502-503) 日本钟,日本外销银壳,机芯(Hador?=Hattori?=服部?)可能也是日本的。

 

另外:Cat. 217 (p510-511) 这件成都花丝银碟是国产的,但既然打着“蓉國營金店”“97銀”,自然至少是1950年代的,怎么就“清末民初(约1900-1937)”了?

 

(2018年3月24日 召苏/文)

Tags: 银器 外销银器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