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黑心商人

虽然还无法准确揭示出深植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土壤最底部的根本原因,但可以说黑心商人、富人在慈善上的缺位以及对奢侈品的攀比型非理性消费的爆发性增长,等等,其内在动因是一致的。


钱对不同的人是不同的,对有些人来讲赚进大量的钱表示着有大量的人心甘情愿地为他们所创造的产品或服务买单,这是对他们的创意与劳作、智慧与胆略、心血与汗水的直接肯定。因此对他们来说,钞票的数额是其成功与否和成就大小的衡量尺度与表征手段之一(另外还有市场占有率等其他量化指标)。这些人内心深处主要追求的是用自己的智慧和才干引致并满足人们的需求所带来的成就感,敛财并非其唯一目的,所赚的钱的数量只是其社会价值的一种体现方式,只是一个伴随性的结果,或次要的表面化的目标。这种人大多不会以某种恶劣手段来坑害蒙骗消费者——这与其所追求的社会价值背道而驰,这种人大多会将其过多的收入的一部分投入到公益福利事业,或对艺术文化的扶持上。


而在当前时代,中国的富商豪贾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些理念层次不高的暴发户,其中不少人赚钱的目标是仅仅是为满足物欲,另一些人则甚至根本没有目标,也根本不懂得想这种事儿,搞不好只是在为了多赚钱而多赚钱。因此对上勾搭官僚政客,对下偷工减料荼毒客户,对内压榨员工还常常无视生产安全标准,对外乱排乱放污染环境并设法侵占公共资源,总之为谋取利益不择手段,视万民作粪土,以众生为刍狗。这种连消费者带员工带周边邻人一起坑进之恶棍,希望让他们掏钱做慈善,实乃痴人说梦。


一个地区内的工商企业主阶层的理念和追求,决定了在生产活动中的丑恶行径只是一个特例,还是其实是整个行业的黑色潜规则。这种理念和追求反应了他们对自身的定位——显然这是个价值观的问题——这种定位不会是自发的和与生俱来的,主导因素即是其所在地区和其所处环境的文化与风气。而从宏观角度看,这与该地区的富裕程度有着看似间接却又异常紧密的关系,使其成为达到特定发展阶段时不得不经历的阵痛,先发国家先来,后发国家后遇。如何能尽快走出这段污浊的时期,我不知道应该寄希望于法制还是应该寄希望于青年一代……

Tags: 社会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66
该日志是私密日志,只有管理员或发布者可以查看!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68

六一节的断章碎语

现代新闻的主体内容就是天灾人祸(某台除外),这几年上镜率最高的人祸不外乎“欧拉伯与西亚北非问题”(内战、政变、联军进攻、奥斯陆与图卢兹枪击案)和“美国房债与欧洲国债问题”,古代历史矛盾,近代殖民恶果,现代跨国劳动力供给,当代无厘头金融评级,前卫而超出人智的金融衍生品,凡此种种搅合在一起,显示出,人类已经老了,滑头而顽固。六一节万岁!淳朴万岁!

 

Tags: 政治 经济 国际政治 金融危机 战争

分类:思考感悟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76

自1886年德国规定使用800等千分比数字的纯度标志以来,挪威、芬兰、意大利、苏联/俄国(1954起)等先后在金银制品上改用千分比数字,保守的英国人也最终通过了《1973年大厅标志法案》(Hallmarking Act 1973),开始在所有贵金属制品上全面使用了千分比数字。

然而,历史上绝大多数银制品纯度标准并不是用千分比数字来规定的。不了解西方银器纯度规定的基本原理,容易误将一些数字错当做百分比或千分比纯度标志,也容易导致一些真正的纯度标志被当做无法理解的奇怪数值。

最近就有人问,说美国马里兰州巴尔地摩市最著名的Samuel Kirk & Son公司的早期银标很奇怪。较晚期(即南北战争结束的几年之后)的银标基本就是公司名,然后跟
“925/1000”或“STERLING”来表示925银。但早期的银标是这样的“S. Kirk & Son  11 OZ”。美国很多银制容器会带有个表示器物容积的数值标志,比如“3 PINTS”(3品脱),那这个11 OZ是说这样东西重11盎司么?显然不是,因为不管东西多重,凡是这一时期的Kirk制品都打“11 OZ”。


“那这到底是什么呀?”

“是纯度标记”,笔者略一沉思,恍然道。

“但这明明是个重量啊?”

“其实吧,许多欧洲国家以前的银器纯度都是用重量来表述的。”

“啊?!”

——由此,笔者发现了一个西方人几乎都理解的常识性问题,在国内的收藏和研究界还未被普遍理解。金银制品的纯度,准确地讲是重量纯度。纯度为900的意思不是说体积为1000立方厘米的银锭里必须有900立方厘米是银,也不是1000摩尔的合金物质中900摩尔必须是银,而是说“1千克重的器物里必须有900克是银”——古代欧洲人用的纯度表述法也是这样的,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当时的重量单位不是千克和克。


比如俄国银器上常见的84、88数值标,拿84为例,它的法定含义是:凡打有此款识的银器,每1俄国金衡磅,里面必须至少含有84兹罗提尼克(zolotniki)重的白银。因为在俄国1金衡磅等于96兹罗提尼克,因此纯度是84/96,即875。88也就是916.6(6循环)了。


(左边的“双头鹰下的К.ФАБЕРЖЕ”为彼得·卡尔·法贝热的公司的商标,右边的“84 头巾女 ИЛ”应该是当时圣彼得堡鉴定所化验师Yakov Lyapimov在化验后打的鉴定标志,其中84为纯度值。)


同理,在神圣罗马帝国范围内的高地德语地区(基本相当于现在的德国和奥地利)及其统治下的东欧地区(如波西米亚和匈牙利),长期使用12、13这样的数字来表示纯度。其中13代表了13 Löth,其含义是“每一马克至少含纯银13 Löth”。由于在上述地区1磅(Pfund)=2马克(Mark)=16盎司(Unzen)=32 Löth,因此1马克合16 Löth。由此可知,数字13代表该器物的纯度为13/16,即812.5。依此类推,12就相当于千分比纯度750。

再次思考“11 OZ”这个标志的含义,也就豁然开朗了。根据英美重量标准,1金衡磅为12金衡盎司,因此这个11盎司其实是说每金衡磅含银11盎司。11/12合千分比916.6(6循环),也就是一般资料上常说的Kirk公司硬币银(Coin Silver)纯度917。

最后来分析下英国的银器纯度。我们都知道,至少从都铎时代起,英国银币银器的纯度就是925了,17世纪末进行了币改,提升到了985.4,不久便失败了。18世纪初925被恢复,985.4也未被废弃,成为了可选标准。那么这两个纯度标准是怎么制定出来的呢?

正好,币改失败后的1719年的议会法案Act for Laying a Duty on Wrought Plate同时表述了这两种标准,翻它的原文最方便,里面是这么说的“From and after 1st June , 1720, all silver vessels of plate or manufactured of silver shall not be less in fineness than that of 11oz. 10dwt. of fine silver in every pound troy, or of silver less in finess than 11oz. 2dwt. of fine silver in every troy pound”——从1720年6月1日起(当时6月1日是鉴定所新一年的开始,从那天开始换日期标志),对于所有银制容器或其他银制品,每金衡磅必须含有不少于11盎司10英钱的纯银,或每金衡磅不少于11盎司2英钱的纯银

我们知道1金衡盎司=20英钱(dwt/penneyweight),所以“每金衡磅必须含有不少于11盎司10英钱的纯银”即纯度不能低于11.5/12,折合成千分比是985.3(3循环),既然绝对不能比它低,保留一位小数时就不能进行四舍五入,因此只能写成985.4。“每金衡磅不少于11盎司2英钱的纯银”即是说纯度为11.1/12,当然也就是英美最常见的925银的来历了。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金银器 银器 纯度 法学 鉴定所 银标 银器知识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978

在文艺复兴以降的众多艺术流派中,笔者的最爱是带有早期古典元素的类型,即新古典主义(路易十四风格)、希腊/罗马复兴、埃及复兴、哥特复兴风格等。在其之后比较喜欢的还有中国风、日本风和简约但带有手工艺感和不规则线条的Art & Crafts。而对于繁复主义的巴洛克、洛可可及其复兴风格,对于过于工业规整的Art Deco以及各种现代或后现代的朴素或前卫的简约风格都兴趣缺缺。很奇怪的是,笔者对与Art & Crafts和日本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新艺术主义也不感冒,可能是觉得太过阴柔了。当然,上述这些口味描述仅针对金属、陶瓷、玻璃、木器(包括一些家具)等等在内的装饰艺术(或者说工艺美术?嗯,用这个词就又太狭义了,还是用装饰艺术吧)范围内,与我对绘画和建筑等方面的对应风格的看法可能有很大分别。

 

在19世纪末的日本风流行欧美之前(此时Art & Crafts和新艺术主义还方兴未艾),估计是由于大众(当然不是穷人)实在看腻了复兴洛可可那密密麻麻布满所有空间的细碎图案,对传统而过于朴素的老式风格则更早已审美疲劳,在19世纪中叶,新古典和早期古典掀起了一个小高潮。英国埃尔金盾的金属器、美国Ball Black的银器以及皇家维也纳的仿金属质感的瓷器中,都有此类风格的精品,也都给了笔者心灵上的震撼。

 

纽约银匠及商人Frederick Marquand(1799~1882)是银匠及钟表匠Isaac Marquand(1766~1838)之子,他在1834年左右估计是在自家的作坊的基础上成立了公司Marquand & Co.。1839年公司出让,变成合伙企业Ball, Tompkins & Black,既经营金银制品也涉足珠宝首饰业。1851年改为Ball, Black & Co.(估计Tompkins退出或挂了,新公司的正式登记和注销时间据资料分别是1852和1876年)。Ball, Black & Co.的早期制品多为950纯银,与同时期的许多公司一样在南北战争前后(19世纪60年代)逐渐统一改用925银。这一时期,此公司也与John  Rudolph Wendt(原Rogers & Wendt公司合伙人,此时为John R. Wendt & Co.的负责人)等美国金银器物史上著名设计大师合作。Ball, Black & Co.在1874年以后的继任者为Black, Starr & Frost公司。在1940年到1962年间,其零售渠道曾与名声仅次于Tiffany的美国大家Gorham的短暂合并,器物上也一度使用“Black, Starr, Gorham”标志。与Tiffany等的情况类似,目前已经转型为一家以珠宝首饰为主业的公司,网站:http://www.blackstarrfrost.com

 

就本人所见,此公司在Ball, Black & Co.时期,制作销售了一批具有新古典主义特色的罗马复兴和埃及复兴风格的制品。在细节上擅长使用罗马武士头盔、女神头像、天使/儿童、法老、斯芬克斯等雕塑部件,以及带有古罗马人物装扮的类似Cameo的椭圆形饰片(又称Medallion,貌似是Wendt喜欢用的Pattern)。此类制品工艺精良,代表了该公司的最高水准,不逊于同时期英法德美各国的名家,在仍以手工加工为主的时代中堪称不易。

 

这是本人所藏的一件19世纪60年代Ball, Black & Co.公司生产的罗马复兴风格糖果碗,500多克的重量算不上大件,虽然此制型的总产量并不多,但也不是限量定制的精品,不过在现在的市面上也可以算是难得一见的吧:

 

 

 

 

 

 

 

 

  

 

该公司的一些此类风格的作品目前被波士顿美术馆等机构收藏,但其工艺水平仅从下面这些私人藏品中也可见一斑:

罗马复兴:http://www.replacements.com/thismonth/archive/v1017k.htm

罗马复兴:http://www.925-1000.com/ax_ballblack.html

埃及复兴:http://www.replacements.com/thismonth/archive/v1117n.htm

埃及复兴:http://www.spencermarks.com/html/l0100.html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历史 银器 艺术 艺术史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