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尺寸:全长24.2厘米

 

·重量:37.19克

 

·材质:柄为875银,刃由象牙制成。

 

·标记:手柄临近刃部有一不完整标记84(表示875银)。另有一俄文标记,看似ГП,应该是银匠标。由于掐丝繁密,两标记打于掐丝之上,第一个标仅见部分84字样和部分圆弧,从字体和圆弧形状看可能是一个第二期Kokoshnik银标系统(1908~1926)的鉴定标记的右下部分。40倍放大镜下的银标图:

·风格:掐丝镀金珐琅,一种典型俄国银器工艺,这种工艺与我国的景泰蓝(铜胎掐丝珐琅)一样最初源自中东地区。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此器物表面使用比头发丝略粗的银丝拧成麻花状后手工掐焊于手柄表面及侧边缘,然后在各处逐一填入白、红、浅蓝、蓝绿、绿、深蓝、紫等七色釉彩烧制并镀金而成。

·多图: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翻书杖 银器 珐琅 俄国 象牙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66

嵌银币的银器较多见,嵌金币的却很少。印象中除了这柄翻书杖以外,就只见过一个镶了枚金几尼的银茶壶。而有这么多金币的器物,更是难得,在去年初发现它的时候就立即买下了。

 

索维林金币由22K金制成,理论重量近7.99克一枚,三枚加起来略差一点儿不到24克。近24克的22K金约等于22克纯黄金,乃称“很黄”,器型如剑,勉强算作“很暴力”。

三枚金币的年份各自相隔25载,由此可以肯定是为纪念什么事情的五十周年而定做的,没有铭文进一步说明定制的事由,这种情况十有八九金婚纪念物。

另外还私藏有一支嵌大铜币的翻书杖,与之形似,以后再贴。这支的参数如下:

·尺寸:全长31.7厘米。

·重量:195克

·材质:925银,22K金。

·艺术风格:可以算Art & Crafts吧。

·标记:代表925银的英格兰狮徽,代表伦敦的豹子头,代表检验年代为1904年的小写字母i,以及制作者标志“AB&Sn.”。

·制作者:Andrew Barrett & Sons。Andrew Barrett最早是做刷子、木梳之类起家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展,到1875年左右变成了Andrew Barrett & Sons工坊。在伦敦鉴定所的注册日期为1892年。20世纪20年代,他们生产销售包括银器、珠宝、皮革制品、箱包、伞、手杖在内的多种制品,随后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Andrew Barrett & Sons Ltd.,一直运营到70年代中期。

 

·关于三枚索维林金币:

索维林(Sovereign)是英国历史上的法定货币,每枚等值1英镑。1816年英国进入金本位时代起开始铸造,由皇家铸币局在英国伦敦造币厂及各殖民地的造币厂(澳大利亚的墨尔本、悉尼、珀斯、加拿大、南非,印度孟买也造过一次)分别铸造,总量巨大。直至今日伦敦造币厂仍每年铸造,供收藏投资之用。根据当时的法案,索维林纯度22K,每枚需含纯金0.2354盎司(7.322克),因此每枚理论上重7.987克。此件器物所嵌三枚金币分别为:

1)1854年,伦敦造,币型,总铸造量3589611枚,一面图案为维多利亚女王头像第一版(青年版),另一面为盾徽(代表英格兰的走狮——“豹”、代表苏格兰的立狮、代表爱尔兰的弹竖琴的女神),年份在女王一面。根据肖像右下设计者签名“ww”是阴文还是阳文分亦可为两个版别,这枚是阴文版。

2)1879年,墨尔本造,币型,共铸4126607枚,其中墨尔本厂造2740594枚。一面为维多利亚头像青年版,另一面为圣乔治屠龙,年份标在圣乔治一面。

3)1904年,伦敦造,章型,共铸造超过2千万枚,一面为爱德华七世头像,另一面为圣乔治屠龙,年份也在此面上。

话说还是上家的图拍得好啊,灯光打的到位,“盗用”两张: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银器 索维林 金银币 翻书杖 英国 很黄 很暴力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65

查理·狄更斯同事及好友Henry Morley教授的纯银“大砍刀”,带原包装盒:


·类型:全银军刀型,可视为翻书杖,军刀造型的翻书杖较少。我还见过几只玳瑁刃的,不敢买,买了根风车木刃的,以后一起贴出来。 

·尺寸:全长38.1厘米。 

·重量:198克  

·材质:925银 

·标记及铭文: 

1)包装盒正面有哥特体字母H.M,为所有者(即受赠人)Henry Morley的姓名缩写。 



2)盒内绒布上有烫金文字“Watherston & Son, 12 Pall Mall East, London”,是提供定制和包装服务的零售商的名称与地址。 



3)器物的刃部有鉴定所标记:英格兰狮子徽(英格兰925纯银)、豹子头(伦敦鉴定所),大写字母O(1889年)、维多利亚头像(纳税标记)。还有作者标记“WJ PD”。 

4)刃部刻有5行文字“To Professor Henry Morley, from a grateful audience at Highfield, July 1889”(致亨利·莫雷教授,住在Highfield的心怀感激的听众增,1889年7月),其中第一行的“To”和最后一行的“July 1889”为装饰线体,中间三行为哥特体。手柄一面有一处用于刻族徽的留空,当然没必要再用,也就空着了。


·制作者:Jackson & Deere,即William Henry Jackson与Peter Henderson Deere两人合伙开办的银匠铺,1887年5月6日注册于伦敦鉴定所。其前身为1877年左右成立的银匠铺Jackson & Chase,1883年6月9日拆伙Chase离开,Jackson继续,但未立即更名。1887年与Deere合伙,1895年3月16日拆伙Deere离开,Jackson再次单干。1905年左右更名为W.H Jackson & Son,1910年左右停业。Jackson与Deere合伙期间的店址在:68 Moreland Street, Goswell Road, EC。  

·受赠人:亨利·福斯特·莫雷(1822~1894),19世纪英国作家、文学教授,早年还从事过药剂师、记者等职业。他先后就读于德国Moravian学校和伦敦皇家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www.kcl.ac.uk)。曾为泰晤士报下属的杂志写作,是英国文学巨匠查理·狄更斯的好友,并在1851~1859年间供职于狄更斯的文学杂志Household Words。1865~1889年期间担任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www.ucl.ac.uk)英国语言文学系教授,是历史上最早期的文学教授。他曾编写多部文学书籍,有些至今仍然流行。他一生共编撰图书300余种。此物赠送日期为1889年7月,应该是他即将退休时收赠的。 

·品相:完好,几乎没有使用痕迹,原盒亦完好。 

·完整图: 







*背景图为狄更斯之女对文学巨擘查理·狄更斯的回忆录,刊登在《妇女家庭杂志》(Ladies' Home Journal18933月号上。 

西洋古董银器收藏鉴赏系列 

Tags: 文学 历史 文化 传媒 银器 很文艺 很暴力 器物展拍

分类:银与文化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008

危机四伏的假期

休假一开始,我在各处留言道:“各位亲,没事儿别找,有事儿拉倒,还钱的趁早,要钱的勿扰,正所谓自助者人助,自助者天助,自助者神助,自助者佛助,爷暂时不伺候了,大家自求多福吧”。结果事实证明需要自求多福的是俺自己。


危机第一伏是差点儿被火烧死。某日刚抵某地,便数度邂逅消防车,更要命的是在俺午睡时楼上某户也着了,着火点与鄙人卧榻直线距离估计不超过三十米,这回消防车更是直接开到了楼门口。俺被惊醒时,电梯已然处于火警停摆状态,随后整幢楼的电力中断了近40个小时……其实吧,那个啥……欢迎俺来玩儿不用这么热烈的……


危机第二伏是差点颠簸坠海死,让俺顿生对大自然的深深敬畏之情。为何三大一神教皆发源于阿拉伯半岛的荒漠中并率先传播给海洋民族?想来活在生命时刻受到威胁的无垠沙漠中的先民对大自然整体的敬畏之深之强烈,不是山林民族对既爱又怕的山、林、猛兽、毒虫的敬畏可比拟的。因此前者体悟到了上帝,而后者则只能搞点儿图腾崇拜与巫史传统。


危机第三伏,是差点被楼下吵死。俺所暂居的宾馆,其楼体平面呈回字形,中空形成一“竖井”。以走廊为界,外圈儿的房间窗开向楼外,内圈儿的房间仅一小气窗开向竖井,气窗内加装了不易拆卸的纱窗,因此气窗便无法由客人关闭,再加上它离床头不远,经由竖井传声,使上下左右临近房间内的中等分贝音声基本清晰可闻。俺住内圈某间,一个周五,楼下住进来一对男女,非常能“干”,晚饭后就开始雾来月去,风起云涌了近一个时辰,刚过了子夜,待俺要睡时,又再次多云转中到大雨了,雨中莺燕之声不绝,战况激烈,战果不详……


危机第四伏是差点被拉皮条。某个灯红酒绿的黄昏,当俺正流连于璀璨的街景时,一老妇忽而出现,两度“路过”我身边,并用暧昧的声音问俺是否要去“玩儿玩儿”。俺总觉着吧,这女人是用来侍候的而不是用来玩儿的——鸭梨山大,再者福柯老头的名著比托马斯·阿奎那的政治学、神学论文都难入——索然无味。因此俺便看了看天,看了看她,指了指自己,摇了摇头,摆了摆手,可能是说:“位我上者,灿烂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或许她看懂了,反正她走了。


终于,小哥儿俺既未去往那“不定的必然”,又未经受牢狱之灾,大摇大摆地活着回来了,看来前阵子所修福德甚多也。

 

Tags: 休假 旅行 哲学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519

孤旅夜(并序)

(旅行不仅是游山玩水、寻古探幽、观展看馆、走亲访友,也是追寻爱与美的历程,岂可不无痛呻吟一把,许久不玩儿感性,似已不如初中生了,哎,“故人千万里”,“应此同日情”,是序。)

 

在路上

铁轨蜿蜒扭曲回转着生长

好似滚散了的线卷 编乱了的盘长


进站 离站

人生被不经意间分段

匆匆的过客陌生的城

各自老去各自孤零


回首难分天际线

高城望断

先站已不见

天地间混沌成一片

间杂着稀稀疏疏星星点点

忽明忽暗 似闪非闪


——我甘化作守护你的星辰,

  谁又为我点亮指路的灯火?


星辰灯火径自明灭

钢轮轧着铁轨一路呜咽

这究竟是我的错觉

还是这无边寂寞的夜

盘卷成了心中的结

织聚成了命运的无情网


在旅途

独享孤独

苍茫夜幕

迷思代替了苦楚:


蓬莱隐迷雾

桃源无觅处

心儿由谁住

何方是我路

——我深爱的人的所在方是我的归宿!

  我深爱的人的所在尽是我的祝福

 

昭苏·立秋前夜于列车上

Tags:

分类:生活旅行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