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一”十年祭

我还记得在九幺幺事件的第二天,我曾在高中历史课堂上说,这是“被文明人视为野蛮的所谓野蛮国家”向被“野蛮人视为野蛮的所谓文明国家”的反击。虽然有些拗口,但似乎没错。十年多来世界依然如此,各种国家带着他们各自特有的野蛮方式任由甚至支持国内外的各种野蛮分子横行于世,直到对己不利的事情发生。

 

亨利·亚当斯曾经说过:“政治作为一种实践,不管它如何表白,始终是有条不紊地煽动仇恨的组织。”应该还可以再加一句:民主政治作为一种实践,不管它如何表白,始终是有条不紊地劫掠世界的组织(而非民主的政治,甚至要劫掠它自己)。

 

不管怎么说,2011年9月11日对于我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有五万定期存款今儿到期了,又可以继续挥霍了,世界神马的,未来神马的,随它去!

 



[本日志由 kmzs 于 2012-09-30 11:21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战争 政治学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2 | 查看次数: 3188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支持Gravatar头像.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5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